男人的心聲


95.1.13聯副裡有一則金玉良言:

跟老闆過不去,是「自取其辱」; 跟老婆過不去是「自尋死路」。

有沒有人研究過,為什麼家庭的至上,權力都會落在妻子手上?況且這還不是少數個案,而是 古今中外的通例 。

胡適曾說了一則笑話,有一回他和幾個作家朋友聚會,閒聊時突然聊到PTT這個話題,胡適建議:何不現場做個調查?於是他站起來指揮:「來!PTT的站這邊,不怕的站那邊。」幾個男人一陣移形換位,站定一看, 大家都擠在PTT這裡,卻見一個老男人羞怯怯的站在「不怕」那一邊,哇!眾男人大感佩服,什麼頌揚之詞都出籠了:「真神人也!」「英雄!」「男人之光!」大家立刻蜂湧過去,想請教馴婦之法,只見老男人嚅嚅地說:「 我太太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

有一回我和幾個朋友喝酒聊天,大家正天南地北亂蓋,無意間也導入這個話題,這才發現在場的男人都是子年生的,而太太都是寅年生的,聽不懂是嗎?寅屬虎, 子屬鼠 嘛!大概是物以類聚吧,在場的這幾個男人縱然都是沒有前科的良民,

而且「三從四德」俱備,太太說一絕不敢說二,但每天還是得曲意承歡,小心翼翼的侍奉家中的老佛爺。

有人說: 男人與男人的事情好辦,女人與女人的事情難辦,

男人與女人的事無法辦。我雖然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但偶而也會半夜被電話叫醒,原來是朋友夫妻正吵得不可開交,叫我去當救火隊。我趕到現場,一律是把男的往外拖,到路邊攤灌他兩瓶啤酒,然後叫他「閉嘴」!

婦運團體口中的家暴兇手好像都是臭男人,怎麼跟我的認知不一樣?據我所知,十個家庭裡面,如果有一個男人不怕太太,已經是稀有動物。一般而言,比較有文化的男人大都認為經常跟太太吵架也不是辦法,只好「恃其志勿暴其氣」,盡力忍耐等待暴風雨趕快過去,想不到一次忍耐、兩次忍耐,就變成一輩子要忍耐。

不久以前,李敖曾在電視上講過, 強勢的女人結了婚只會發生兩種情況:
一是 如果先生也強,就會鬧翻離婚收場;
一是 丈夫弱,她就會欺負丈夫。
我的一個鄰居,太太是個作家,他有一句名言:「一個成功的女人,背後一定有一個瀕臨發瘋的男人。」

許多小男人都有一個感覺:老婆對其他人還持之以禮, 為什麼唯獨對自己的老公翻臉快如翻書 ,冷戰、熱戰、殲滅戰,花樣日日翻新。老婆大人動怒的理由無奇不有,有時候怎麼猜也猜不著是怎麼得罪她的,要去卜卦才有答案。

老婆給老公的壓力太大,將使老公感到非常痛苦,大部份「強勢」的妻子都不能瞭解這一點。

老趙是康乃爾的博士,有一次他回國,在聊天時嘆道:
「 我這輩子沒有什麼不滿足的,唯一的遺憾的就是老婆太凶。」
跟我們不對盤的人,我們可以離他遠一點,可是老婆每天要見面,躲也無處躲。有妻如此,小男人夫復何言?只好認了吧,上帝說,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做的,肋骨痛醫生也不知道怎麼醫,只好忍耐讓它自己好轉,男人總不能發狠把自己的肋骨敲斷吧?我只好寄望我兒子,我叮嚀他, 找對象什麼條件都沒關係,只要「溫柔的」就好,溫柔的娶不到,娶「笨笨的」也可以。

有一個朋友曾教我,對老婆要「威恩並施」,我沒寫錯, 「威」要擺前面 , 「恩」擺後面 ,換句話說,要搶先佔穩「大男人」的位置,因為一旦被妻子佔據「大女人」的山頭之後,氣勢既成,江山已去,再也扳不回來了。但是,大部份的男人都「笨笨的」,論心機哪是女人的對手?台灣人結婚的時候,長輩都會把新郎的衣服壓在新娘的衣服上面,說這樣以後才管得住老婆,我看也沒什麼效果。

相書上說,女人名字31劃是為「凌夫格」,我看相書要改寫了,現代的女人,任何筆劃都有可能是「凌夫格」。

「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寫這句話的人,如果不是沒有結過婚,八成是個智障。

這篇文章,算是小男人發出的微弱的呼聲。不過,有時候回頭想想,除了胡適之外,還有孔子、蘇格拉底這麼偉大的人也跟我們同類,他們都可以忍氣吞聲, 我們還抱怨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