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既然生命只有一次,我打算怎麼活呢?
如果一生只能選擇做一種人, 我想要做什麼樣的人呢?
我率性擺脫了繁重的差事, 只留下一份輕鬆的工作,
還留下很多很多時間給自己 --
去讀書、去聽音樂、去散步、去和家人說話、去睡大頭覺、
去盯著黃昏的太陽直直掉到大樓後面。
我望著西沉的落日,聽聽朋友的新生活、新計劃,
倒也發現,日昇月落, 太陽底下其實沒有什麼新鮮事。
不論我們以為自己爬得多高,走得多遠,
我們所依賴的,永遠都不過是一些基本的東西。
太陽升起的時後, 我們看見誘人的成就、掌聲、金錢,
無盡的跑到牽出一程程美景。
太陽落下的時候,我們恍然明白,
可珍惜的無非只是健康、家庭、自己的興趣、三五個朋友。
正確的答案如此簡單,在太陽底下有多少人解得?

多總是好事,多一點存款,多幾個赫赫頭銜,
學完繪畫,能再學音樂,去過歐洲,還惦記著非洲,
上完班,馬上又要鋪紙寫作 ...
真是手忙腳亂心煩,自己把自己支使得團團轉。
多,像一座衝天巨峰,實在很難攀爬,
我在幾番挫折之後,轉念一想,去瞄準「少」試試看,
「少」只是座土丘,低矮平凡也許容易些。

這以後,讀書後便想,「少讀一本吧!」
預備去看電影,也叫停,「這場就算了!」
學學書法,「插花放棄也罷!」
既然去過北平,「南京錯過也無妨。」
上完班,有點疲倦,「最近不必寫作,自己放假去吧!」
天地是這樣寬闊起來。

所有的好東西,都要在時間裡烹煮,等它成熟。
養孩子,要等。一瓶一瓶的奶餵下,一眠大一吋...。
唸書,要等。小學、中學、大學,一道一道門檻...。
做官要等。五年一動,十年一級...。
其實,有時候等等也好。
不是為了等驀然回首的一個他,
等的只是自己。
等一個在時間裡漸漸成熟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