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狗被稱作貓

哈佛家訓


滿臉的鬍鬚擋住了哈特曼教授的面孔,使他看上去像一位很凶、很難接近的老師。

學期第一個專題報告發下來,只有十分的作業,竟被老師扣去了二分,小約翰心裡一陣沮喪。突然,他緊盯住手中的作業,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師剛剛宣布下課,小約翰已經衝到他的面前。還沒來得及開口,老師卻說:「我的課已經結束,有問題請與我的助手預約,明天上午我會在辦公室裡一對一回答你的問題。」

哈特曼教授辦公室的門半開著,還未看到老師的面孔,已經聽到教授說:「請進來。」小約翰匆忙地推開門,哈特曼看了看牆上的時鐘說:「你遲到了兩分鐘。」

「對不起,第一次來,剛才走到另一個方向去了。」
教授不耐煩地搖了搖頭:「難道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我只在乎我們已經約定的時間。好,你今天的問題是什麼?」
小約翰拿出考卷,平放在老師的桌上,說:「對不起,我把Hartman寫成Hartmen,把a寫成e,今後我會注意。可是,這個作業總共才只有十分,因為一個字母就被你扣去了二分。」

「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沒有。」
「如果是這樣,請讓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來回答這個不成問題的問題。」

哈特曼教授在書桌上一筆一畫用大寫字體寫下了HARTMAN,用手指在上面敲了敲:「這是一個人的姓名,寫錯了,就好像一隻狗被稱為貓。你認為這樣的問題不嚴重?」

「我保證不會再發生此類錯誤,對不起。」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成績我不會更改!我有我教課的原則。如果一個學生將一隻狗叫成了貓,而我還說他是正確的,那恐怕就是最大的錯誤了。」


這是二十年前的一段經歷,在這漫長的二十年中,小約翰忘記了許多舊事,但這件事卻永遠記得。或許正是哈特曼教授關於「一隻狗叫成了貓」的訓斥,使他在走向成功的路上少犯了許多錯誤。

「把a寫成e」似乎無關緊要,可是如果將「狗叫成了貓」會是什麼結果呢?

人們從來認為大錯是錯,小錯便不是錯。殊不知,「千里之堤,潰於蟻穴」,有時小錯恰恰會導致更慘重的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