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的寬容日記


德國青年勃勞恩,又一次失業了。滿大街地轉了一天,依然沒有找到工作。情緒極度低落的勃勞恩去酒吧坐了半天,直到將身上最後一塊錢換了酒喝下肚後,他才拖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裡。

可是,家裡也不是天堂,他寄予惟一希望的兒子克里斯蒂安並沒給他爭氣,他的成績單居然比上學期還退步了。他狠狠地瞪了克里斯蒂安一眼,再也不想跟他說話,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呼呼大睡了起來。當勃勞恩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早上。他習慣地拿起筆寫日記:5月6日,星期一,真是個倒黴的日子,工作沒找到,錢也花光了,更可氣的是兒子又考砸了,這樣的日子還有什麼盼頭?

就在勃勞恩來到克里斯蒂安的房間裡,準備叫兒子起床去上學的時候,他已經上學去了。勃勞恩突然發現,克里斯蒂安的小日記本忘鎖進抽屜了,於是便忍不住好奇地看了起來:5月6日,星期一,早上去上學的時候,我幫助一位盲眼老奶奶過了馬路,心情很好。只是這次考試不太理想,但當我晚上將這個消息告訴爸爸的時候,他卻沒有責備我,而是深情地盯著我看了一會兒,使我深受鼓舞,我決定努力學習,爭取下次考好,不辜負爸爸的期望。

怎麼會是這樣呢,明明自己是惡狠狠地瞪了兒子一眼,怎麼就變成深情地盯著他看了呢?勃勞恩好奇地翻開了克里斯蒂安以前的日記:5月5日,星期天,山姆大叔的小提琴拉得越來越好了,我想,有機會我一定要去請教他,讓他教我拉小提琴。

勃勞恩又是一驚,趕緊拿起自己的日記本來看:5月5日,星期天,這個該死的山姆,又在拉他的破小提琴,好不容易有個休息天,又被他吵得不得安生,如果他再這樣下去,我非報警沒收了他的小提琴不可。勃勞恩跌坐在椅子上,半天無語。他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起,竟然變得如此悲觀厭世,煩躁不安的,難道自己對生活的承受力還不如一個小孩子嗎?

從此,勃勞恩變得積極和開朗了起來,而他的日記裡的內容也完全變了:5月7日,星期二,今天又找了一天工作,雖然還是沒有哪家單位肯聘用我,但我從應騁的過程中學到了不少東西,我想,只要總結經驗,明天我一定能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5月8日,星期三,我今天終於應聘成功了,雖然是一份鉗工的工作,但我想,我一定能成為世界上最出色的鉗工。

他就是德國漫畫家埃·奧·勃勞恩(E.O.Plauen),1903年3月18日生於德國福格蘭特山區,翁特蓋滕格林村,曾經在工廠當過鉗工,後來又給《橫斷面》,《新萊比錫報》、《前進》、《詼諧報》作過畫,還為他的朋友,作家埃里西·卡斯特納的許多作品作過插圖。

勃勞恩的連環漫畫《父與子》,所塑造的善良、正直、寬容的藝術形象,深深地打動了千百萬讀者的心,從而使勃勞恩成為海恩里希·霍夫曼和威廉·布施之後的又一巨匠。連環漫畫《父與子》的素材,大多來源於他和兒子克里斯蒂安在一起的日子。《父與子》被人們譽為德國幽默的象征,受到人們一致高度的贊揚,聲譽遠遠地越出了國界。

勃勞恩的經典名言是:一個人,只要具備善良、正直和寬容的性格,那麼,便沒有什麼困難能夠壓得倒他。寬容別人、寬容生活,就是寬容自己。後來有人採訪勃勞恩時問他,聽說是一本日記造就了您今天的大師成就,這是真的嗎?勃勞恩說,是的,確實是因為一本日記,但需要申明的是,那個大師不是我,真正的大師是我的兒子——克里斯蒂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