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再孤立無依

華聲


現代很多的人都有一顆時時感到孤立的心,即使活在人群堣]活得蕭索落寞。

孤立感來自於「把自己與周遭的一切分割成對立」的心態,當把自己與其他的人、事、物「分開來看、分開來想、分開來算計」,自己孤立的心態就會升起。很多的人用自己的心做了一個無形的繭,將自己包裹起來,讓自己像一個孤立的蛹,因為這完全是「心的作用」,所以自己很難察覺到。

這種人不容易把自己的心打開來給別人,他們非常小心地呵護自己藏在繭堥瑭脆弱的心,即使他滿心地認為自己在做與別人溝通的事情,即使他認為自己在愛別人,幫助別人,因為當他用身體擁抱別人的時候,他自己的心仍然在繭的堶情A擁抱與溝通,不是身體的行為,是心的交流,心在繭堙A即使繭是無形的,但因為心也是無形的,所以這無形的繭就阻擋了無形的心與外界真實地交流與擁抱。

因為這種「心繭」的作用,從這種人的眼睛堜珙搢鴘漸@界是完全「二分法」的世界,「自己」孤立在一邊,「其他的一切」在另一邊。也許心埵酗@把熱情,可是被繭擋在堶情A繭外的別人也許知道他的和氣與關懷,卻感覺不到那種從內心散發出來如三月春暉的溫煦。

這種「隔離」的心態,往往會放大自己無助的感覺,產生不知所措的自憐,相對地也容易忽略別人的犧牲奉獻、漠視別人的委屈求全,最後對別人的感覺也漸漸地失去了敏感度,剩下的只有對自己的感覺。嚴重的,會導致自己日趨冷漠狹隘、抑鬱寡歡、孤僻自閉、甚至忿忿不平,不單自己不快樂,人際關係也很難美好。

如果我們能夠時時刻刻用一顆感性的心,一雙感恩的眼,用心感受觀待自己周遭的一切,就會發現其實我們從來都不曾,也絕對沒有能力,靠自己個人的努力活下去,是我們周圍一切的人、事、物「成就」了我們的點點滴滴,沒有他們就沒有過去、當下、甚至未來的我們,而這些人、事、物就像空氣一樣,圍在我們的身邊,「重要」卻不被「重視」,他們其實都是我生命「堙v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不是對立於我之「外」無關緊要的!

當我們深深地体認了這個事實,孤立感就會逐漸地煙消雲散,「整體感」就會產生,「大我」的概念才能扎根茁壯。

要想成為一個不孤立的快樂人,一個想要活出生命意義的人,最好能時時注意別人( 包括認識與不認識的人)對自己以及自己所生存的社會所做的點點滴滴而心存感恩,看清楚別人對自己的意義,看清楚自己不能離群索居,就會發現其實「孤獨地隔絕對立」都是自己想象出來的,「緊密地連結在一起」才是事實,有了這種認知,不但會使我們謙卑、和善,更能激發出自己回饋、利益他人的熱情。

我們從自己最近的人來看,首先是夫妻,如果兩個人都有孤立的心,太太覺得自己很可憐,每一時刻面對家務小孩都在孤軍奮戰,就會自艾自憐。先生在外工作面對困境委曲求全,也會覺得只有自己在犧牲奉獻,家人都坐享其成,難免回到家奡N一付老爺的勢態。

為人父母者,如果有孤立的心,只看到自己的付出與孩子的不合作,就會覺得孩子都是來討債的。為人子女者,如果有孤立的心,遇到父母體衰多病的時候,那種視父母是無能累贅的不耐煩心態就會不知不覺地升起,使自己不知不覺中成為一個忘恩負義的人。

工作場合也是一樣,任何人如果有孤立的心,不論是在什麼位子,都容易放大自己的功勞,忽視別人的貢獻,貢高我慢,輕視團隊精神,人際關係都不容易融洽,常常看到的都是別人的過失。

以此類推,賣家與顧客,房東與房客,醫生與病人,師長與學生....等等,如果有孤立的心,都會變成對立的處境。

反過來,如果大家都能破除心繭,看到別人對自己的貢獻,整個世界就完全改觀了,自己與別人「互依互榮」的關係,立刻朗朗於前,一目了然,自己在孤軍奮戰的感覺會消失。

太太會覺得先生在工作上的打拼是成全自己做一個好主婦的原因,先生能感受到太太是成全自己在事業上無後顧之憂的助手。

父母會覺得越是難帶的孩子,越是成就自己成為偉大父母的動力,策發自己學習為人父母的智慧與慈悲。為人子女者,更會視父母的老弱殘病是成全自己學習如何從做一個孝子,體會出感恩圖報這類「最基本」的作人意義。

在工作崗位上的人,會體會整個工作環境是一個「共同體」的真相,進而看到每一位同事的意義與奉獻,了解都是他們努力的工作與配合,才成全了自己的這份工作,沒有他們,自己的力量是多麼的微弱。即使在承擔義工的工作,也是必須有一群人同心協力,加上有可以服務的對象,才使自己想做義工積福積德的心願達成。

同樣的賣家與顧客,房東與房客,醫生與病人,師長與學生....等等,看似對立的立場,其實最是「有你才有我」,沒有了對方,自己的獨角戲怎麼唱呢?

看清楚這一切,自己就會謙卑,配合度不知不覺也容易提升,最終使自己做一個快樂的先生、太太、父母、子女、老闆、屬下或義工,知恩、念恩、報恩,終其一生無怨無悔,一個打心底無怨無悔的人,堪稱是最幸福的人。

記得我有一次從舊金山飛往臺灣的路上,在漫漫黑夜堙A駕駛員報告說飛機正經過一個亂流,請大家繫好安全帶,大家被叫醒,睡意全消,都緊張兮兮得坐正綁上安全帶,我環顧四周,看著一張張陌生的面孔,他們在那個當下與我是一架飛機上的「生命共同體」,禍福與共,命運緊密聯結在一起。我微笑地用我的眼神掃過機上視力所及的每一個人,殷切地祝福機上的每一個同行,感覺祝福他們就「等同」祝福自己一樣,甚至覺得祝福他們比只祝福自己一個人更有用,光靠自己一個人的命運是不夠的,他們與我是那麼親密與重要。結果飛機出乎意料之外地平穩,一點都沒有顛簸,我衷心地感謝他們的福報,帶我平安地飛過了亂流,那次的經驗改變了我一生的想法。

我住在舊金山,那是一個距離地震帶很近的城市,每一天我都感恩舊金山灣區所有住民大家的福報,使風調雨順、地殼安定。今天的世界,越來越是息息相關,紐約金融風暴席捲了全世界,地球的暖化作用,將來每一個人都要受到影響。我習慣早晨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世界放在自己的前面,為整個的世界祈福,因為沒有和樂的世界,我不覺得自己可以獨樂樂。

我是世界的一分子,世界是「所有的人」以及「人以外所有生命」的結合体,認定每一個「他們」對我都有某种的意義,因此面對陌生的人、路旁經過的小狗松鼠、頭上飛過的小鳥蜂蝶,甚至目力所到之處的一切花草樹木,我喜歡用我的眼神默默地祝福他們,他們不見得知道,可是我自己的心媟|被溫暖所包圍,很快樂。常常練習用自己的心擁抱整個的世界,為整個世界作祈福,會使自己漸漸地心胸寬廣、幸福洋溢、熱情奔放、瀟灑親和,久而久之,即使一個人關在家媬W處,也覺得自己與世界聯係在一起,一點都不孤立。

真的,我們何時真正孤立過一時一刻呢?使我們孤立的是我們那顆「錯想」的心。孤立是因為把「自己」與「其他」隔絕開來,所產生的一種心的覺受,是可以透過學習來改變的一種「習性」。

當我們能體會到自己從來都不獨立於世人與萬物之外,願意展開心胸熱情地擁抱萬事萬物的時候,那個當下,我們的心不再孤立無依,就能悠游地蕩漾在一切時、處之中,輕鬆遼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