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長蟲的孩子

謝淑美(大穎/奧林總編輯)


我對小孩的尺度蠻寬的,很盧的、愛哭的、不吃飯的、逞強的、不願和人分享糖果的.......
我都可以接受,那就是孩子嘛!沒什麼大不了的。
很多時候,我還會為這些有小小毛病的孩子說情,
請大人們尊重他們、盡量同理他們的心情,耐心引導、不要生氣。

只有一種小孩,會讓我沉下臉來,生氣。有些孩子真的太超過的,
我可能還要很努力的抑制自己、免得一時衝動開扁!

這種令我難以忍受的孩子,就是那些心裡長了蟲的.......

我曾經應邀到一個私立小學演講,這所學校設備豪華,學生一個個打扮得像
小公主、小王子,連下課都沒有一般公立學校的吵鬧聲,安安靜靜的。

這個年紀的孩子不就是要跑跑跳跳的嗎?這些高貴的孩子真是安靜得令人害怕!

我和負責接送我的校車司機閒聊,隨口問他:
「這裡的小朋友跟其他一般的孩子有什麼不一樣嗎?」

司機先生先是說都差不多吧。後來,他說曾經看過兩個孩子吵嘴,
兩個孩子你一言、我一語的吵來吵去,其中一個眼看快吵輸、辭窮了,
突然,他蹦出一句:「你再吵!我回家就叫我爸爸把你爸爸的公司買下來,
讓你沒飯吃,也不用來上學了!」這一招果然管用,另一個孩子沉默了。
吵贏的這個孩子洋洋得意......

「這裡的孩子因為家庭環境都很富裕,比一般的孩子更早懂得利用物質資源去贏別人,也善於比較。
如果家境不是很好的孩子,在這裡就會時常被比下去.......」司機先生這樣告訴我。

我們這個社會把這些孩子看成小菁英。其實,這些小菁英心裡早早就養了一隻隻階級的蟲,
他們以為階級可以決定一個人的價值、金錢可以收買一切.......

荳芽有一個很要好的同學,爸爸在外交部工作,這個孩子隨爸爸的工作遷移,所以是在英國出生的,華裔英籍。
依我觀察,他們的經濟狀況只是一般,未見得多富貴。這孩子的媽媽幾次來我們家作客,
卻總是對翠華阿姨愛理不理的,我知道她把翠華阿姨當「下人」看。

有一次,那孩子來我家玩,我不在家,荳芽問翠華阿姨:「我們可以出去庭院玩嗎?」
天冷,翠華阿姨要她們穿外套再出去。兩個孩子都不肯穿,說不冷。

「不穿就不要出去了!這樣會著涼。」翠華阿姨堅持。

荳芽只好穿起外套。她的同學卻對荳芽說:
「幹嘛聽她的!她應該要聽妳的話才對!妳是她的主人,她是妳媽媽花錢請來工作的......」

翠華阿姨氣到不行。我一回家就跟我告狀。

我也不喜歡荳芽跟這樣的孩子走得近,但我還是把交朋友的選擇權留給荳芽,
並沒有要求荳芽不跟這孩子往來。

翠華阿姨問我:「妳不怕荳芽被這樣的孩子帶壞呀?」

我說:「要變壞也是自己決定的,誰能教她呀?
我們時常看到新聞裡一些罪犯的母親總是說她的孩子很乖、都是被壞朋友帶壞的,
好像只有別人的孩子會做壞事,自己的孩子即使做了壞事也是身不由己、是被別人影響的。」

我問翠華阿姨:「她媽媽來我們家,是不是都不跟妳打招呼?」

一說這個,翠華阿姨就火大。「是呀!我也不知道哪裡得罪她!」

「妳有沒有得罪她都一樣,她就是覺得她高人一等。所以,她的孩子也會這樣想。
媽媽心裡長了蟲,孩子當然也一樣。孩子是有樣學樣的。」

荳芽依然跟這個心裡長蟲的孩子一起玩,但她也依然尊重翠華阿姨。荳芽做錯事,翠華阿姨是會罵她的。

如果孩子真的是可以被朋友影響的,我告訴荳芽,幫忙把她的好朋友心裡的蟲抓出來吧......

如果妳看我的文章一陣子了,應該就會知道我不贊成請外傭。
我家一直都沒有外傭,翠華阿姨只是每天來幫我打掃、煮一頓晚飯而已,
其他家事及照顧陪伴荳芽、蝴蝶的工作,都是我自己操作。

人都有惰性,家裡住了一個外傭,媽媽先是只想請她做家事而已,
某一天,當妳很累的時候,妳可能會破例一次請她幫孩子洗個澡,
這一破例,明天、再一個明天,便會想反正次數也不多、沒關係,再來,便成了習慣,
外傭不只幫孩子洗澡、陪睡、陪吃飯,接送上下學、安親才藝班,
到最後,終究在不知不覺間,就把孩子和家事 一併都交給外傭打理了。
即使妳有空,妳也會覺得既然花錢請了人、就讓自己輕鬆一點過吧......

很多疏離的親子關係,便是在這樣的無心狀況下起的頭。
孩子自小在家看慣媽媽使喚外傭做事,自然有樣學樣,
心裡老以為自己高人一等,應該隨時有人伺候著。

我對自己沒信心,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懶病發作、變成一個事事都交給外傭的媽媽,
也怕孩子變成小霸王,所以,很認份的從來不曾動念請外傭。

關於孩子對外傭的無法無天暴行,我聽過和親眼見到的例子,多到我寫三天三夜都寫不完.......

有一次,我們全家在飯店用餐。鄰桌是一大家子七、八個大人加一個五歲左右的孩子,
那孩子不肯自己吃飯,外傭端著碗,一口一口餵。
媽媽瞄一眼我們家端坐著自己吃飯的蝴蝶,唸她們家的孩子怎麼就不自己吃呀!真是丟臉!

外傭一聽,把湯匙交到孩子手上,哄著,「乖!自己吃......」

誰知那孩子猛的把湯匙砸向外傭臉上,發起脾氣,大喊:「不要!」

那 一大家子的大人沒有人訓斥小孩無禮,(如果是荳芽或蝴蝶膽敢做這樣的事,
早被我打到黏在牆壁上了)媽媽不耐煩的叫外傭把孩子抱出去外面走走。
我注意到外傭 就這樣一路伺候著小主人,一直到他們買單離開,我沒看到外傭吃過一口飯菜。
我們吃的是Buffet、是算人頭付錢的,我想這一家人應該是本來就沒算外傭一份。
也許外傭先在家吃過了,不過,這在我看來,仍是早早教會孩子
「比我沒身份的人是不能跟我們同桌用餐的」。

古時候,一定要是家大官大的 人家才會請傭人來服伺小少爺、小小姐。
這些大戶人家的孩子也從小就被教育得知書達禮,懂得差遣人的分寸、
也知道東家有責任要照顧在家幫忙的奴才們,這種古 時候的「有情有義、有禮數、有份際」的主僕關係,
跟今天隨隨便便一個雙薪家庭就僱得起外傭來家裡隨意差使,是很不一樣的。

請得起外傭不稀奇,做得起一個像樣的主子,才是門大學問。
我不想把時間花在教荳芽、蝴蝶如何做個像樣的大小姐,早早認命自己當起台傭才實在。
翠華阿姨只負責幫我打掃、煮一頓晚餐。洗衣、洗狗、洗髒小孩,都是我們自己來,不應該佔她便宜。

翠華阿姨有次跟我聊起她幫忙的另一家人要她每星期洗狗。我問她:「大狗還是小狗?」

翠華阿姨問:「有什麼差別嗎?」

我說:「大狗六百!小狗四百!以後依這樣的行情跟她收費!」

翠華阿姨是個老實人,不像我這麼刻薄,聽了,哈哈大笑。

我其實是很認真在跟她討論「公平的勞資關係」。
自認為請了人就是貴婦的,還苛刻人家辛辛苦苦賺的四百、六百,我實在看不出這人高貴在哪裡?

很多家庭就為了這四百、六百的,養出心裡長蟲的孩子,
最後自己花個四百萬、六百萬的,也救不回孩子的一生......

大家都忙,請人來分擔家務,其實無可厚非。不過,請人之前,
請先仔細想想自己主婦的責任及在一旁看著的孩子,惦惦輕重,再決定如何行動。
不要因為「左鄰右舍那些錢賺得沒我們家多的都請外傭了,我們家不請,不是讓人看扁嗎!」
這樣無聊的理由,就逞強去請外傭。

你是什麼、就是什麼!一個外傭不會令你多添光彩;缺一個外傭,老實說,也不會累死人啦!

孩子的心,我一直很小心的保護著。有一個日本字「素直」,
通常表示一個人柔順或溫馴、坦白純真、心地誠懇。
素直的心是不受束縛的心,很容易就可以適應新環境,持著這種心態的人,
不會用偏見、情緒化或是成見來看待事物。在他看來,萬事萬物、所有人,都是一樣的。

我期盼著,每一個孩子心裡都沒有了蟲,都有一顆素直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