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的對話

鄒景平/資訊科技專欄作者


 最近讀到一本好書,經由作者的帶領,我也對自己的成長歷程,做了一番回顧與省思,真像是跟作者進行了一場心靈對話,那種對人生思考與探索的方式,所得到的共鳴與啟發,是我少有的閱讀經驗,所以希望推薦給四十歲以上的讀者,讓大家也有機會分享作者的人生智慧。

 這本書就是英國的管理大師查爾斯•韓第(Charles Handy)所著的《Myself and Other More Important Matters》,天下文化推出的中文翻譯版名稱是《你拿什麼定義自己?》,副標題是「組織大師韓第的生命故事」,大陸版本的名字叫做「思想者」,副標題是「查理斯•漢迪自傳」,比起許多其他中外名人常愛吹噓成就的自傳,韓第坦誠的的揭露了自己過去的缺失與困頓,還有他對人生的醒悟,因為他真誠的面對過去,自然帶給讀者深刻的啟發。

 其實在此之前,我看過幾本韓第寫的書,也提早退休,親自踐行他所說的「組合式人生」觀念,集寫作、演講、顧問、評審的工作為一身。從一個只要追隨組織目標與指示的「追隨者」,轉而一變,成為要為自己的收入負責的「自我領導者」,其實,是非常不容易的。

 以前,我總是等待別人的邀約,如今,才知道要掌握顧客需求,不能太領先市場,不能隨著其他人起舞,要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要做真正重要的事。知止而後有定,深度比廣度重要多了,我花了四、五年的時間,才琢磨出來這些道理,看了這本書後,才知道韓第成為「組合式工作者」並非志願,而且花了好常一段時間後,才邁入坦途。

 這本書去年七月剛推出時,我就想買,但又擔心其內容與過去的書重複,直到最近才在機緣巧合之下碰到,一拿到手,就知道這是本對我胃口的書,雖然這本書打破了大師高不可攀的幻象,但卻反而讓讀者結交了一位掏心掏肺的長輩,認識了人生路上一個真誠的先行者。

 韓第長我十六歲,但他的成長歷程,卻與我有許多類似,都是出生於農業時代,歷經工業時代、資訊時代到網路時代的轉換,我們雖沒有轉世,卻已經歷幾段大不相同的人生。

 韓第描繪童年時的愛爾蘭,是個封閉、新教徒與天主教徒不相往來的時代,韓第祖先是跟隨克倫威爾由英國移民到愛爾蘭的一群人,屬於權貴階級,加上信仰不同,人數少卻又很難與當地人融合,這使我想起自己童年時的「外省人」經驗,那時,我有許多本省同學,卻從來不曾想過學台語,如今想來,這是我人生路上極為懊惱的一件事,因為自己失掉了一個幼年就能自然掌握學習方法的好機會。

 韓第中學畢業後,離開極為傳統保守的愛爾蘭,到牛津大學讀古希臘羅馬文史,看起來好像用處不大,但卻學會了希臘哲學中最可貴的思考方法。他畢業後到殼牌石油公司工作十年,最先被派到東南亞六年,然後在倫敦擔任經理人工作。

 韓第離開石油公司後,到麻省理工的史隆管理學院進修,回英國後,與英國的商業界領袖創辦英國的第一所商學院,也就是倫敦商學院,並擔任該校教授。他認為:「雖然商業分析的技術可在教室和書本中學到,管理的藝術和實務卻不能。」

 韓第在父親生前,一直不太瞧得起父親的鄉村牧師工作,但當父親突然過世,從各地湧入的悼念人群,讓他開始思索人生的價值與意義,他想承繼父親的使命,當一位牧師。雖然最後沒當成牧師,但他在四十五歲時,進入英國女王所住的溫莎城堡,擔任聖喬治禮拜堂的學監職位。他在這個工作中,看透了宗教系統跟企業組織的相似性,也發現自己無法接受那樣的宗教信仰。

 因此,四年之後,韓第離開正式組織,開始自己的「組合式工作者」生涯,跟太太伊莉莎白成為最好的工作拍檔,他說自己正處在第二段婚姻,只是對象是同一人而已,伊莉莎白是人像攝影師,兩人都在家工作,各有不同的工作空間。

 他們安排一年中的一百五十天,完全分配給創意工作,如攝影、寫作以及相關的閱讀和研究。一百天用來處理行政和商業性活動,包括冬天到國外演講,三十天用來做義務性質工作,剩下的八十五天還容得下每週休息一天,和額外的小假期。

 雖然商業活動會有可觀收益,但韓第堅持一年只演講十場,他認為太多活動,雖然贏得短期利益,卻喪失自己的長期價值,所以必須不斷投資自己,用一百五十天來寫作和研究,才會有源頭活水,常溉心田。

 韓第說:「教育的目標說到最後,是給人自我信念,使人能掌握自己的生命。」,把複雜的事情,說得簡單易懂,挑出變異中的不易,是最好的哲學家的本領。韓第學的希臘哲學,看似無用,卻發揮了大用。

 「變動」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特徵,但人天性又不喜歡改變,除非他遭遇到極大挫折,或是自我覺醒到改變的好處,或是觀察到別人改變後的成果,才會有意願去改變。這本書讓我們知曉改變之必然,也引發我們願意改變的動力!

 「真誠」與「洞見」可說是這本書最可貴的特質。雖然這本書說的道理,我們都懂,只是他表達的方式不一樣,讓我們有更深的體悟與警覺,並能不斷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