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什麼而活?


說到日本京都企業家最典型的代表人物,是現年七十六歲的稻盛和夫。他在四十八年前,也就是二十七歲那年(一九五九)創辦京都陶瓷(Kyocera,簡稱京瓷),與七個伙伴、以三百萬日圓的資本起家,到現在全球有一百八十家公司、六萬三千多名員工,合併營收達一兆兩千八百多億日圓。

京瓷可說是千年古都──京都的長春企業。它是日本最大精密陶瓷元件的公司,同時也生產半導體零件、太陽能發電系統等。日本工商界讚美稻盛和夫的敬天愛人哲學變形蟲組織管理文化以及潛意識論,是京都陶瓷公司的管理文化三寶。

在二○○八年一月底,《天下雜誌》出版他所寫的《稻盛和夫的哲學─人為什麼活著》一書,徹底直擊稻盛和夫的內在心靈世界,讓人一目瞭然這樣的心靈世界,與他一手創立的京都陶瓷企業集團,至今仍然立於不敗之地,似乎也有極大的交叉關係。

對於現年七十六歲的稻盛而言,他最在意的不只是這文化三寶,最重要的是他的一些對內、對外都昭然若揭的經營哲學。

譬如經營的心是什麼?他強調要光明正大地追求企業的利益、要徹底貫徹實力主義、重視獨創性等等;再譬如說他也強調要提高心的境界,要能夠與宇宙調和、要有素直的心、感恩的心等等。

無論企業再怎麼成功,這位出身九州鹿兒島、鹿兒島大學工學部畢業、到京都創業的企業家,怎麼樣都沒有忘掉身為人的根本原則。這個內心底定的人生哲學,成為稻盛成就一連串企業及公益活動始終沒有忘懷的軸心。

譬如說他相當注意對社會、人才的回饋。一九八四年稻盛設立「京都賞」,每年定期表揚在先進科學、基礎科學與思想藝術三領域有卓越貢獻的個人,獎金是五千萬日圓;此外在一九九五年設立「盛和塾」,以中小企業經營者為招生對象,由稻盛親自擔任校長,分享人生哲學與經營理念,培育新世代的經營者。

他也找時間著述不斷。在台灣,有企業家盛傳不斷地出傳記,企業會垮。但是在日本則不然,如松下電器的松下幸之助生前著述不斷,也成立出版社PHP研究所,後人繼續發揚他的哲學、理念。京都陶瓷的稻盛和夫也著作不斷,誨人不倦。主要著作有:《提高心智、開展經營》、《對成功的熱情》、《敬天愛人》及《生活的方法》等。

這位有「日本企業經營之聖」美譽的稻盛和夫,徹底探討人為什麼活著的價值所引導出來的人生哲學理念,恰好給目前價值不清的台灣社會當頭一棒喝。

尤其是對於過往不斷追求經濟成長、衝勁無窮的企業家、工作人,有如給予一道停下來、想一想的路邊風景看板。

人生最大的價值,在於努力提升自己的心智過程

他指出,人生的最大價值,在於人如果在往生時能得到「你一生努力不懈,不斷提升自己,直到擁有如此高尚的品格」這樣的風評。他認為,人就是要利用此生提升自己身為人的品質。人生就是提升心智的過程。

身為一個帶動京都陶瓷持續成功的創業企業家,他的人生哲學也有助於他在面對挫折時,仍然能夠再出發。

十二、三歲起,就要思考人生的目的

稻盛認為,人類開始實際感覺到自己活在世界上,具有存在意識,是已經有了判斷事物能力之後的事。從出生到具有此種判斷力之前,人類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活在世上。所以在具有判斷力之前,人類只能在雙親的保護下活著,一直到十二、三歲左右,才開始懂得思考人生是什麼?

無論是哪一種人,在不知不覺中年紀愈來愈增長。隨著歲數增長,不管是努力往出人頭地方向衝刺的人,或是想過有趣、快樂、搞怪人生者,慢慢地都會調整自己的人生目標。

稻盛認為,理論上,人過了中年,應該是工作和人際經驗都更臻於圓滿,人格品質也跟著提升到更高尚才對,沒想到對健康與肉體的執著卻取代了這種好的成長。「於是人類開始沈溺於欲望,也因而帶來老與醜」。

為何人到了中年,會如此呢?因為開始感受到死亡的威脅逼近自己,也因此開始思索「為了活久一點,得注意健康了」,接下來開始將健康也列為自己的人生目標。

稻盛觀察發現,人只要和同輩的朋友相聚,話題不外乎「吃這個有益健康」、「這種藥比較有效」、「我最近得了這種病,你要小心哦!」或是「哪個醫生好呢?」等等,顯示他們花更多時間在維持健康。

不管是努力出人頭地的人,或是那些追求有趣、快樂、搞怪人生的人,到了這個時候,工作可以馬虎一些,對健康卻絲毫不敢大意。

所謂的長壽,主要是指「肉體維持長時間的存在」。人類想要保護開始衰弱的肉體,讓自己生存長一點的時間,多少就會忽略他人,變得自私和執著,心中開始出現「只要對自己有利的就是好的」的想法。

但稻盛和夫感嘆,這一切都不是恆常的。即便是出人頭地、揚名立萬,也只有在這一世呀!「名譽、地位和財產,在我們往生以後,沒有一樣能帶到另一個世界。連肉體也是留在地球上,就像前面提及的,能帶走的只有靈魂,也就是意識體而已,」他說。

成為一個有品質的人

稻盛堅定認為,億萬人類的靈魂共同追求的的價值,應是來自於活著的時候為這個世界做出多少貢獻,亦即做了多少善行才是。

提升人性的品質,或者說磨練人的靈魂,對人類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大事。磨練靈魂也就是提升人性品質,使人的品質臻於完美,這才是人生真正的目的。「抽離這個目標,人活在這個世界根本無意義可言,」稻盛指出。
因此,他主張,「雖然循任何模式都可以走完一生,但無論你走哪一種模式,也都應該衷心理解那是造物主為了提升你的人性而給的路,並因此而感到滿足。」

稻盛的想法是,如果父母能在兒女還處於小學時期,就明確教導他們人生最終的目的是什麼,相信每個孩子都會走向美好的人生。

出人頭地也好、成功也好,只想過有趣的、搞怪的一生也罷,都只是人生的一種過程而已。「人生真正的目的是成為一個有品質的人!」他說。

他強力主張應該在孩子們十二、三歲,正要面對人生立下志向的時候,教導他們這種正確的概念。這個時候可能孩子們尚無法真正地理解,但是只要在腦海的一角潛藏著這樣的觀念,到了青年、甚至壯年時期,有一天他可能突然回想起來。能做到這樣,就是達到目的了,教給孩子這樣的觀念也絕不會徒勞無功。

為什麼這個時代會被視為心智喪失的時代,或被認為精神提升無法趕上物質發展的時代,原因就在於人沒有即早體悟到人活的價值是什麼。

「那麼,為了提升人性,人類到底應該如何努力呢?」稻盛問。

第一,為人類盡一份心、為世界盡一己之力的「布施」。
第二,克制自己,壓抑我執、自私之心的「持戒」。
第三,在世事無常、大起大落的人生中忍耐的「忍辱」。
第四,全心全力勞動的「精進」。

命運與因果報應

注重修行的稻盛也極為注重因果報應,不輕易向所謂的命運低頭。

他認為人生的要素主要有兩項。

第一項是跟著我們生下來的「命運」。例如每個時代都會出現代表性的學者,也許因為父母親優秀的基因遺傳,他們的頭腦聰明清晰。但光是這樣,尚不足以成為優秀的學者。他還要有不生病的健康身體、好老師的支援,擁有足夠做好學問的環境,種種條件匯聚之後,自己擁有的才華才能夠完全開花結果。

總之,一個人能否成為一流學者的決定因素,應該屬於超乎自我意志和遺傳基因之外的某種「命運」的領域。然而第二項他認為命運也是可以超越的。

如何不煩惱?

除了鼓勵人向善之外,稻盛要大家不去煩惱。他說,「不去煩惱」,就是從煩惱的境界中解脫的最佳方法。但是要如何做才能做到凡事不去煩惱呢?他建議如下:

第一、如果有時間煩惱,就比別人更加倍努力地工作 , 第二、保持謙虛絕不驕傲;第三、每天自我反省,反省與煩惱完全不同;第四、知足、感恩自己活在人間;第五、秉持寧可他人比自己好的利他心而活。

稻盛這種個人生活哲學理念,不僅在個人生活中力行,在帶領企業時,稻盛和夫的思維是:心存善念,好的事就會來;心存惡念,壞的事就會發生。因此他一定只能想好的事,而且很努力想好的事才行。

在稻盛成長過程中,無論是就學、就業,都曾遭遇失敗的經驗,不可思議的是,他從未懷疑過這些理念。每當遇到不好的狀況,就反省自己的思維必定有問題,才會有此遭遇。

稻盛的做法就好像心中有另外一個「我」的感覺;每當自己有自私的念頭出現,另一個「我」的聲音就會適時出現:「等一下,這樣做不是很奇怪嗎?」、「不可以往壞的地方想,只能想好的事!」

「感覺好像是另一個『我』會主動控制『任本能欲望馳騁的我』,結果才會產生現在的我,」稻盛說。

稻盛在年幼罹患肺結核時,心中充滿不想死的求生欲望,但是到了六十五歲預計要以在家修行的方式出家的前夕,在一次健康檢查時發現自己得了胃癌。因為是癌症初期,癌細胞只在表皮,立即動了手術清除掉。

他對自己人生的想法是,自出生到二十歲為進入社會的準備期,二十歲到四十歲為勞動期、六十歲到八十歲為進入死亡之旅的準備期。因此,他希望在六十歲開始,後來延期至六十五歲,開始做些和尚的修行,研究佛教。

「在我八十歲、肉體面對死亡的時候,為了讓心(靈魂和意識體)之旅程能順利上路,我必須事先做好準備才行,」他在書中坦然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