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病如親的醫師

林鴻不眷戀主治醫師的光環,選擇在鄉間奉獻一己之長


十八年前,原籍香港的林鴻飄洋過海,赴台就讀醫學系,婚後生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從此,台灣成為他第二個家。他一路當上高雄榮民總醫院主治醫 師,然而,幾次下鄉數月診療的經驗,卻讓林鴻決定選擇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六年前,在家人的支持下,林鴻放棄主治醫師的光環,走出大醫院,進入鄉間,到高 雄縣六龜鄉擔任衛生所主任。
“我不是什麼英雄,只是替大家找回衛生所應有的機能,做好我本分內該做的事,”林鴻接受採訪時表示。  

因六龜鄉衛生所多年沒有專任醫師,當時有個順口溜,如此形容六龜鄉衛生所的醫療環境:“人口少,診所多,設備舊,口碑差。”林鴻下鄉的決定讓不 少人錯愕,許多朋友紛紛勸他不要離開榮總。但林鴻卻有不一樣的想法。“進入新環境工作時,人們常謙稱『我是來學習的』,但換個角度想,這句話是否表示『我以前沒學好』呢?”林鴻說,“醫師為什麼要花這麼多時間,接受這麼多訓練?不就是為了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嗎?”

當時的六龜鄉,的確有許多醫療問題有待解決。六龜鄉總面積廣達兩百多平方公里,面積比高雄市更大,然而當地四家診所,卻都集中在較熱鬧的六龜村五百公尺內,尤其行動不便的病患,就醫格外不便;此外,醫療設備的缺乏,也直接影響醫師的診斷,“有居民腰痛,沒有照超音波或X光片,不知是結石引起的疼痛,當然怎麼吃藥都不會好,”林鴻說。  

然而,衛生所預算畢竟有限,林鴻除了開辦巡迴醫療,並四處尋找資源,除了到其他醫院聘請牙科、眼科醫師與營養師定期駐診,也與同仁利用健保獎勵金,陸續添購醫療設備。經過六年的努力,現在的六龜衛生所可說“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點一點地做,時間久了,就會看出成效,”林鴻說,“這不是我一 人的功勞,而是許多人一起奉獻的成果。我的『娘家』高雄榮總家醫科幫忙最多,長期派出醫師,每週一天協助公衛門診,並捐贈輪椅等設備。”最讓他難忘的,是某次打電話給一位素未謀面的主任醫師,邀請他派主治醫師下鄉駐診,不料那位主任醫師馬上一口答應,前年衛生所的巡迴醫療車壞了,去年也有鄉民贈送一輛給衛生所。“社會其實很溫暖,有很多人樂於付出,”林鴻說。  

林鴻將衛生所的角色定位為“照顧弱勢”,沒有健保的鄉民,六龜衛生所只收藥費,不收診察費,新醫師或牙科醫焷砹�龜鄉衛生所服務時,林鴻也不忘拜託“請幫我們看沒有健保的病患”。“衛生所每月幫助幾十位繳不起健保費的民眾,長期下來受益的人數也很可觀,”林鴻說。  

林鴻認為,鄉間醫療問題,不是拚命蓋醫院就能解決,一味擴充硬體,就好像“請五星級廚師到饑荒地區煮飯”,不見得能真正符合民眾需求。有地方衛生所新大樓一落成,主任會先限制電梯使用,怕日後沒錢繳電費。  

視病如親”對他而言不是口號,而是必要的態度;稱職的醫師不能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 腳”,專業之餘,也應增添幾分關懷。為加強醫療人員與鄉民間的互動,六龜鄉衛生所的護士都備有名片,林鴻也常主動將手機號碼留給民眾,“醫師和病患多聊幾句,往往能找出問題的癥結,”林鴻說,“例如老人家便秘,醫師通常直接開藥。但如進一步詢問老人家的生活方式,就會知道他是因牙齒不好,只能喝稀飯,咬不動青菜,因此缺乏纖維質。所以他需要的不只便秘用藥,還有牙醫;又如老人家燙傷,細問之下才知他眼睛看不清楚,所以他除了接受燙傷醫療外,更要看眼科。” 此外,林鴻也替行動不便的病患提供到府居家服務,幫忙換尿管等。鄉間無健保藥局,他也常替慢性病患領長庚、高醫的處方藥。  

林鴻也在與居民互動的過程中,發現另一個問題:不少人缺乏正確醫療觀念。“有些人打死不看病,有些人天天自己嚇自己,”林鴻說。所以,他也時常趁機推廣衛教,但他的方式不是搬出複雜的醫學名詞,而是以幽默、貼近生活的方式說明。鄉區常見病患胡亂服用成藥,某次,他問一位年長的病患:“沒聽過名字的飛機製造公司,你敢不敢搭他們的飛機?”病患說不敢,怕墜機。“那不知名藥廠製造的藥,你為什麼敢隨便吃?不要迷信藥品,世上沒有萬靈丹,如果真有萬靈丹,蔣經國就不會過世啦。”過分相信補品、健康食品,也時常會衍生問題。某次,一位病患的妻子詢問林鴻,為什麼努力替丈夫進補,卻愈補愈瘦?“一問之下才 知道,原來他什麼都吃很多,就是沒吃飯,缺少卡路里,”林鴻說。若只是短短幾分鐘的診察,醫師自然無從得知居民的生活點滴,唯有長時間與鄉民互動,才可能 察覺。  

“醫療應是最末端的工作。總不能開車的人,車子不保養,亂加地下油行的油,出問題都丟給保養廠,”林鴻說,“健康的生活、良好的環境、友善的社區才是居民最需要的。”“六龜鄉衛生所乾淨明亮,窗外有溫暖的陽光,還有花有鳥,我在這堣u作非常愉快,”林鴻絲毫不後悔離開大醫院,往後他將繼續以耐心與愛心,守護居民的健康。(黃瀚瑩採訪)  

請為幸福下個定義

“自由”是最大的幸福。不僅是行動上的自由,精神上的自由也同樣重要。一個人若羨慕他人財富,盲從名牌商品……他的精神自由就被“錢”所箝制,自然離幸福愈來愈遠。  

請說出你最景仰的人

我最景仰物理學家愛因斯坦。看不到的東西,他也能想得到,這種天才非常罕見,簡直是上帝的傑作。我們人類要進步,就是需要這種人。  

你至今遇到最大的挫折是什麼?如何克服

許多人只願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卻不知“認知”與“事實”間有很大的鴻溝。例如,我告訴病患不要亂吃成藥、偏方,但病患理直氣壯跟我說: “但別人給我報有效。”事實擺在眼前,但認知在心中。曾讓我感到挫折的是:我要說明的不只是事實,更要溝通看法和認知。但我認為只要是正確的事,就要堅持信念。 

你認為人生最有價值的事物是什麼?

人跟其他動物最大的不同,就是人可以替自己抉擇目標,並按照自己的能力、方式朝目標邁進。因此我認為,“選擇權”是人生最重要的價值。  

你還有什麼理想未實現?

其實我沒有什麼遠大的目標,只希望盡本分扮演好生活中不同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