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導孩子成為一個正直的人

洪蘭(國立陽明大學教授)


最近報上一連幾篇大學老師感概不受學生尊重的文章,引起很多回響。有人寫道大學生上課吃東西、說話、打手機,如果勸告他們竟然還比中指,老師們只能相互告誡「在大學教書要把道德感放下,不然就是跟自己過不去」。更有位老師說有個學生因為在補習班補習準備考研究所,所以不能來上課,但是央人捎話來說會來考試,請老師不要給他零分以免口試時不好看,但也不用給及格,因為他要延畢。

師道淪落令人感嘆

聽了此話,真不敢相信我們現在的師道竟然淪落至此,學生可以討價還價,還指示老師,難怪有個順口溜說「要想發財作醫師,要想成名作律師,要想活活被氣死,作老師」。我自己也碰過學生在回答「人為何要作夢」時說「夢使睡眠不會無聊」;在回答「為何賭博很難戒除」時說「因為贏錢很爽」。不僅如此,考試卷上錯字連篇、詞不達意、字跡潦草的更不在少數,「心態」寫成「心熊」,「新陳代謝」寫成「新成代謝」……,使我愈改愈頭痛,最後竟是靠服止痛藥才把試卷改完。在我們有大學生殺人毀屍、援交、坐檯、開色情網站、替人蛇集團走私……,我們真的要停下來問一下:我們需要這樣的大學生嗎?

有正直的社會才有正直的學生

知識分子最主要的是風骨,所謂「士有所為,有所不為」,這也是品德教育的目的,但是在急功近利、笑貧不笑娼的社會風氣之下,學生已經沒有了理想, 沒有了目標,渾渾噩噩的過日子。有 孩子問,人生難道就是在電視上、報紙上看的這樣?但我們也要反思,有沒有給孩子一個榜樣?許他一個未來?社會上充滿了指責別人的聲音,但都忘記了指責人時 是一根手指頭指別人,三根手指頭指自己。主管教育的官員在厲聲指責大學教授「都躲到哪裡去做研究」的同時,沒有想到自己也是一篇SCI、SSCI的論文都沒有。整個社會從上到下都是一昧指責別人,不肯低頭自我反省,而且強辯有理,掌權者贏時,我們怎麼能期待下一代成為頂天 立地的人?

在動物學上我們知道鶴立雞群會替鶴惹來殺身之禍,同一種動物都要長的很像,以得到團體的保護。當實驗者把年輕力壯的梅花鹿塗上紅油漆作標記時,不 論牠跑的多快,牠都會成為下一波獵食活動的犧牲品。

在一個不正直的社會中,我們是無法去要求學生正直的,因為自保永遠是演化的第一個目標。

不要讓台灣變成騙子之島

我們整個的教育已經偏差了,品德教育已被各種課程進度擠出了校園,孩子不讀歷史,沒有先賢可來效法;社會不辨是非,孩子沒有典範可來模仿。最近竟有孩子跟我說他最羨慕劉偉杰,因為他能從陳長文眼睛底下污走三十億,表示他比陳長文還聰明,這孩子還說三十億應該夠花一輩子了,他覺得實在很了不起。這真是非常危險的錯誤觀念,這孩沒有看到犯罪的下場,竟認為貪污並沒有殺人,不算壞事,由此可知我們的教育真是偏差至極了。

當前之急不是塞給孩子一堆死知識,因為知識是永遠學不完的,有基本的鷹架讓孩子以後可以往上爬,學習新知識即可。最重要的是教導孩子成為一個正直的人,有正確的價值觀、有道德和情操才有存在的價值。如果沒有,一切都是空談,監獄裡難道還不夠多這種白領階級的智慧型罪犯嗎?教育程度不高的李師科搶銀行能夠搶多少?但有高學歷的劉偉杰一次侵佔盜賣有價債券便是三十億,這對「知識經濟」的定義不諦是一項諷刺,犯罪所得因知識而加值。如果我們再不從根本救起,難道我們真的要讓台灣成為騙子之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