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華聲


前兩天在街上巧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父執輩,我請他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廳喝咖啡吃點心聊近況。

坐定之後我問他與他太太還好嗎?他回答得非常順嘴,卻嚇了我一跳,「你瞧,這不都還活著嗎?」他指著自己的鼻子回答。

他很有錢,股票、房產都不少,又是坐七望八歲數的人,不知道每天都在忙什麼?

「我每天炒股票啊,看專家報導買進賣出,佔了大半天的時間,下午租連續劇看,加上吃飯睡覺,忙得很,你說人活著,不就為了賺錢、吃飯、睡覺、找樂子嗎?錢是永遠賺不完的!我一生都沒少奮鬥過!真正的沒白活過一天!」他搖著發亮的腦袋,十分肯定地說。

我聽說他雖然有錢但很摳,好像與親戚、子女的關係都不怎麼和睦。問起親戚、子女,他嗓門就高八調了。

「他們不行,比我差多了!個個只管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找錢的事不拼怎麼可以,嘿!可是花錢的本事卻不小。我是養大他們的父親,賺那麼多家當,他們應該對我感激不盡才對呀!我想他們吃定我將來不留給他們又能留給誰, 所以沒有一個夠孝順,都閃得遠遠的。你說我怎麼能看他們順眼?教訓他們又不,還說我霸道,就算我霸道,又怎麼樣?難不成做老子的還要跟孩子講道理、賠不是?就憑我留那麼多財產給他們,還有什麼理需要講的?」忿忿然地,他喝了一口咖啡。

「那些親戚,說老實話,年輕時他們幫了我不少,我是欠了他們的人情,虧待了他們,可是都那麼一把年紀了,低頭的話我可說不出口,欠就欠吧,管不了那麼多啦,他們愛怎麼想就怎麼想,由他們去。這點我絕對看得破,也放得下!他們現在都不跟我來往,我是活得有些孤獨,可是夠瀟灑!」他一咧嘴笑了起來,順手往嘴堸e塊蛋糕。

聽說他愛吃卻懶得動,一向身體慢性病不少,不知老了會不會比較注意養生?

「身體真是一天不如一天,哪個老人不是過著等死的日子?我錢那麼多,死了真冤枉,好死都不如賴活,真是不能死啊!人們不是說要活出自己的生命嗎?所以我愛吃什麼就吃什麼,不愛動就不動嘛,絕不勉強自己。我太太總是罵我不會愛別人,不會愛別人有什麼損失?不懂得愛自己才是最傻的!我一生都沒虧待過自己,總算是對得起自己!」他在蒼涼中露出一抹微笑,低頭將剩餘的咖啡一飲而盡。

送走了他,我回家時開車經過舊金山的海邊,停下來望著天邊的落日以及紅色與金色的彩霞,想起了我一位在臺灣的老師,他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是位難得的好老師,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把學生都當成是自己的孩子來愛。家堮伀`高朋滿座的都是以前教過的學生,結伴來看恩師,順便問些人生的問題。他家不大,客廳沒有椅子,有日式的茶几與坐墊,大家都是席地盤腿而坐,但我們有事沒事都喜歡往他家跑。

他把佛法和人生結合,深入淺出的講給學生聽,告訴我們什麼是積極而瀟灑的人生,什麼是負責而無悔的態度,什麼是不執著的大愛,怎麼活才算生命不留白,對得起自己。其實即是他不說,我們也可以從他的身教堙A體會出來一二。

他的一生,除了做老師誨人不倦之外,他還努力地做各種義工,只要是對別人有正面的幫助或有意義的事,他都樂於參與,出錢出力,名義上是退休了,實質上他是越老越積極,總把「死隨時會來」掛在嘴上,說「能作人是多麼珍貴的事,要抓緊每一個機會貢獻自己,活出生命的價值」,忙得沒時間逛街、看電視。我們在他身上,看到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一點都沒有老人那種消極、沮喪、無所事事的樣子。

他非常謙虛,為善不喜歡為人知,對後進或晚輩不遺餘力的提攜,給別人的幫忙不求回報。別人有對不起他的地方,他總是替別人找理由,身體雖然忙,臉上的表情卻是輕鬆平和,十足地瀟灑。

有一次,我問他記不記得自己這一生到底幫過多少人?他目露慈祥平靜地對我說「你也應該多去做做義工,做得越多,你就越能體會你那個問題的答案,但是要記得,不可以為了名利去做。」這就是他厲害的地方,要我們自己去走,去感受,去發掘真相。

為了要知道他為什麼要賣這個關子,我就真的投入義工的行列,慢慢地我理會出,如果一個人不為名聞利養,純心想利益他人而貢獻自己,那麼真正受到最大幫助的是自己,成長最多的也是自己,根本不會記得或在意自己幫過多少人。這一定要自己去體會,那時如果他告訴我答案,我也不能明白,只會以為他謙虛,更不會為了追尋答案,自己也有幸親身得到助人的樂趣與發現生命的真諦。

他最喜歡對我們學生說「因果」與「輪迴」的道理,別人對他的任何幫助,他都念念不忘,盡力回報。他常常描述自己曾經如何從各種過失中走出來,勸我們「知過能改,善莫大焉!」,告訴我們只有時時反觀自己,要求自己努力向上,勇於改過遷善,才算是用最負責無悔的態度,面對人生。

受他那些「因果」與「輪迴」道理的影響,我們學會認真地做每一件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可是對結果不太介意,試著把眼光放遠。

他把我們學生當孩子來疼,把自己的孩子當學生來教,鼓勵我們不但要珍惜每一個緣分,更要廣結善緣,我們每次到他家堻˙P他的孩子們一起包水餃來吃,像個大家庭,我們喜歡圍在他的身邊,聽他教誨,享受他的疼惜。知道他對我們一視同仁,但是我們喜歡故意說他偏心,偏心那些功課好的同學,他總是笑笑,包容我們的調皮耍賴。我們那時知道「如沐春風」就是那種感覺。

他生活很自律,早睡早起,常年茹素,勤練太極,他期待自己活一天就要健康一天,貢獻一天,不要成為孩子的負擔。他對其他的生命充滿熱情與尊重,也得回來別人對他的尊重與愛戴。

他的生命充滿活力,樂觀進取,真正做到生命不留白,對得起自己。看著大海,我想著他的心就像大海,寬廣能容;望著天空,我想著他的生命就像彩霞,亮麗多姿。

同樣是人,因為「認知」的不同,就會活出那麼不一樣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