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床,長不出參天大樹

李雪峰


有兩個人,都在一片荒漠上栽上了一片胡楊樹苗。樹苗活成後,其中一個人每隔三天,都要挑起水桶,到荒漠中來,一棵一棵地給他的那些樹苗澆水。不管是烈日炎炎,還是飛沙走石,那人都會雷打不動地挑來一桶一桶的水,一一澆他的那些樹苗,有時剛剛下過雨,他也會來,錦上添花地給了的那些樹苗再澆一瓢。老人說,沙漠裡的水漏得快,別看這麼三天澆一次,樹根其實沒吮吸到多少水,都從厚厚的沙層中漏掉了。

而另一個人呢,就悠閒得多了。樹苗剛栽下去的時候,他來澆過幾次水,等到那些樹苗活成後,他就來得很少了,即使來了,也不過是到他栽的那片幼林中去看看,發現有被風吹倒的樹苗就順手扶一把,沒事兒的時候,他就在那片樹苗中背著手悠閒地走走,不澆一點兒水,也不培一把土,人們都說,這人栽下的那片樹,肯定成不了林。

過了兩年,兩片胡楊林樹苗都長得有茶杯粗了。忽然,有一夜,狂風從大漠深處卷著一柱柱的沙塵飛來,飛沙走石,電閃雷鳴,狂風卷著滂沱大雨肆虐了一夜,第二天風停的時候,人們到那兩片幼林裡一看,不禁十分驚訝:原來辛勤澆水的那個人的樹幾乎全被暴風給刮倒了,有許多的樹幾乎被暴風連根拔了出來,摔折的樹枝,倒地的樹幹,被拔出的一蓬蓬黝黑的根鬚,幾乎慘不忍睹。而那個悠閒的不怎麼給樹澆水的人的林子,除了一些被風撕掉的樹葉和一些被折斷的樹枝外,幾乎沒有一棵被風吹倒或者吹歪的。

大家都大惑不解。

那人微微一笑說:「他的樹這麼容易就被風暴給毀了,就是因為他的樹澆水澆得太勤,施肥施得太勤了。」

人們更迷惑不解了,難道辛勤為樹施肥澆水是個錯誤嗎?

那人頓了頓歎了口氣說:「其實樹跟人是一樣的,對它太殷勤了,就培養了它的惰性,你經常給它澆水施肥,它的根就不往泥土深處扎,只在地表淺處盤來盤去。根扎得那麼淺,怎麼能經得起風雨呢?如果像我這樣,把它們栽活後,就不再去理睬它,地表沒有水和肥料供它們吮吸,逼得它們不得不拚命向下扎根,恨不得把自己的根穿過沙土層,一直紮進到地底下的泉源中去,有這麼深的根,我何愁這些樹不枝葉繁茂,何愁這些樹會輕易就被暴風刮倒呢?」

別給生命以適合的溫床,生命的溫床上只能誕生生命的災難。要想使你生命之樹能根深葉茂頂天立地,那就不能給它太足的水分和肥料,逼迫它奮力向下自己紮根。

不管是一棵草,一棵樹,怎樣的條件就會造成怎樣的命運。溫床上是長不出參天大樹的,繈褓裡藏著的絕不是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