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銀員與肉羹嫂

網路流傳


星期五早上,爐子上煮著伯爵奶茶,烤箱裡是全麥肉桂葡萄乾焙果,順手拿起最近因為貪促銷活動的便宜訂的華爾街日報,頭版的一則標題吸引我的注意:

「Baggers Get The Sack,But Dawn Marshall Still Excels One」
「超市打包人員紛遭解雇,Dawn Marshall卻一支獨秀」

區區一個超市收銀兼打包人員,憑什麼登上華爾街日報頭版?

放著熱騰騰的早餐不顧,一頭栽進報紙裡…

Dawn Marshall是美國一家大型連鎖超市的收銀兼打包人員,她的專長是:
如果客人要求使用塑膠袋,她知道怎麼利用回收的報紙,讓軟啪啪不成形的袋子乖乖站著,好把客人的生鮮雜貨一一安頓好,所以當客人拎起塑膠袋時,裡面的雞蛋不會一頭撞上啤酒罐,如果客人要求用紙袋打包,她知道要先用罐頭或麥片盒建立一個
方方正正的底座,她會用兩層紙袋以防「漏底」,她知道會吸味道的雞肉不可以和漂白水放在一起,麵包不可以擠扁,雞蛋不能壓破! 。她不但小心翼翼,而且動作奇快無比,目前仍保有店裡最有效率收銀員的紀錄,並且榮獲2002年美國雜誌商協會收銀員大賽」的冠軍,這個比賽已經舉行了17年,評分標準包含速度、打包技巧、每個袋子的重量分配、風格和服務態度,Dawn Marshall贏得2000元美金和一個由陶土做的紙袋獎盃。

看著報紙上Dawn Marshall的人像素描,一張笑開的臉,也難怪有些客人捨住家附近的超市,寧願多開二十分鐘的車,就是要找Marshall幫他們裝袋打包。

邊啃著焙果,邊在零星片段的記憶裡尋找,台灣有哪個全國性的報紙,曾在頭版報導一個不過是在自己工作上表現傑出的小人物?早餐吃完了,一個例子也想不出來。不確定是因為小人物的報導過目就忘,或是根本不曾有過這樣的新聞,不過很有把握的是,就算有記者做這樣的報導,到了老編手裡,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會以「這有什麼了不起!」扔下輯編台,如果走點狗屎運,也不過撿起來充當花絮搪塞版面。

說的也是,一個很會打包的超市收銀員有什麼了不起!

想想我們的小學課本(僅代表五年級說話),上的了檯面的人物不是孫中山、蔣介石,就是居禮夫人、愛因斯坦,問到長大的志願不是當醫生,就是當老師,作文的結尾除了反攻大陸,打倒萬惡共匪之外,一定是「所以我現在一定要好好用功讀書,長大才能做個有用的人,不讓父母失望。」高標準的成就定義矮化了個人價值,相信讀書至上的同時,也輸掉了對每個人的尊重。

小時後聽阿公用「拿筆比拿鋤頭還重」嘲笑書唸不好的人,有趣的是為什麼沒有人嘲笑鋤頭拿不好的人,難道拿筆的真的勝過拿鋤頭的?坐在電腦前就比站在收銀台前聰明?辦公室裡的白領就比車床下的黑手厲害?
只不過擅用不同的工具,哪來誰高誰低!

從前的公司靠近城中市場,就在城隍廟的對面,有一家賣肉羹、肉圓的小吃店,菜單上從小菜主食到湯類不下二三十種選擇,每到中午尖峰時刻,老闆娘穿梭在客人之間負責點菜,每點完一桌,她就會朝著掌廚的老公高喊,例如,三桌肉羹兩碗,乾麵三碗,甜不辣一份,肝連豬頭皮各一,這不打緊,最精采的是,接下來她會把之前各桌已經點過但還沒送上的的菜分類加總,
再覆誦一遍,例如肉羹七碗,鴨肉三盤,肉圓加四共六份,肝連肉三盤,豬頭皮兩份,粉腸加1共四,甜不辣加3共七份,米粉湯六碗再! 加一…跑堂和大廚彼此合作無間。

晚來的五桌絕不會比早到的三桌先上菜,四桌的炒米粉也絕不會送給七桌點米粉湯的客人。經常光顧的那四年,從來不曾見她出錯,每次都為她驚人的記憶力、專業的工作節奏和輕鬆的身段讚嘆不已!好一個肉羹嫂,讓那些餓的發昏又耐不住性子的食客都服服貼貼!

等到台灣的肉羹嫂能像美國的收銀員榮登全國性的報紙頭版,我們也許有機會聽到這樣的對話:

「長大做什麼好?」
「只要好好做,快樂的做,做什麼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