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別待遇

美國媳婦的日記


西元2005年春天﹐我單獨帶著三個兒子回台灣探親。
我帶著九大件行李和三個『過動兒』,最小的一個當時還在包尿布。
我背上有一個隨身背袋,手邊還有嬰兒手推車。
大家可以想像我出國的模樣嗎?我就只差沒搬傢具出國了﹗
那浩浩蕩蕩的一個行列實在是很壯觀。

為了避免我家三個過動兒走失或惹禍,我在回台之前,
特地幫他們各買了一條母子帶,是一種套在孩子身上的安全帶,
綁在他們身上,在背後有一條細長的繩索繫著,
另一端則套在媽咪的手上,看起來很想是媽咪在溜狗 (小孩) 。
有了這個裝備,我對於在機場轉機就放心了一點。

我們的行程如下:
Orem--Salt Lake City International Airport 一個小時
Salt Lake City International Airport --Los Ange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 兩個小時
候機六個小時
Los Angeles--Taipei(Taoyuan) 17 個小時
Taoyuan--Sung Shan 45 分鐘
候機一個小時
Sung Shan--Hualien 30分鐘

我從台灣要回美國時,把三個孩子的母子帶都準備好放在背袋裡。
在桃園中正國際機場時,我把兒子都套起來,之後去櫃檯辦登記。
這時,聽到在我旁邊有一些人『輕聲』地在討論我兒子身上的母子帶。
我因為還在忙寄放行李,沒有去理會旁人的對話。

突然,有一個年紀較大的阿嬤大聲的批評:
『哎喲!夭壽咧﹗啊 ~~你們阿斗仔的孩子都是狗啊?這樣綁著不是太沒良心了嗎?』
她這樣一說後,大家也都開始要湊熱鬧﹐
吵吵嚷嚷地叫罵著我虐待『阿斗仔』的小犬。
『哇﹗你這個當媽的也超不人道的,把他們綁成這樣?
不然就不要生那麼多嘛﹗自己一個人怎麼帶孩子出國啊?
行李還那麼多件~~你是被你那個阿斗仔老公拋棄了喲?』
『喂﹗你這樣子出國,會不會破壞我們台灣人的形象啊?』
『哦﹗你長得這樣也可以嫁給阿斗仔哦? 那我也可以嫁給布萊德彼特嘍?』

這句話一放出來,在一邊圍觀的旅客,馬上全部不約而同地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三個兒子本來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聽到在旁的大人圍著他們指指點點的,
有的還走上前來要摸他們的臉,當時才 2歲的最小兒子阿嘟一見大事不妙,立刻嚎咷大哭起來。
其他兩個大的看到阿嘟哭,趕快過去用小小的手在他的背上輕輕地拍著。
『Dillan﹐don't cry! They were not talking about you...』
(阿嘟﹐你不要哭了啦﹗他們不是在講你啊﹗ )
阿嘟仰著頭望向我,眼裡的恐懼這麼深刻,這麼真實。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只是過路人﹐沒有其它的惡意﹐
為什麼會招來這樣戲劇化的效果 ?

記得數年前上移民局參加美國公民考試時,
主考官只問了我幾個常識問題,之後就在我的申請表上簽了名。
『恭喜你﹗你考過了﹗我幫你安排宣誓的日期,宣誓後,你就正式的成為美國公民了,恭喜你﹗』
他從舒適的辦公椅上站起來,越過寬大的辦公桌,身體向前微傾﹐
面帶笑容,伸出熱情的右手來給我一個恭賀的握手。
『呃?就這樣嗎?我以為考題應該會更難的 ..』我很困惑地說。
『真的嗎?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主考官這時也被弄得很困惑了。
『哦﹗是因為我聽一些中國朋友告訴我說考公民很難,
他們有的還去補習班補公民課﹐之後還考了好幾次才通過。
我老實地告訴主考官原因,最後還真的是太老實了一點兒,
『還有哦﹗我認識一個大陸來的留學生,在國內學校是高才生。
他在準備考美國公民時,買了一本專門的美國政府、歷史那一類的參考書來啃。
他考過了之後,把那本書送給另一個中國朋友,封面上提美國歷史只有 200多年,
跟咱們中國 5000年歷史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
咱們有志氣的同胞們一定能以炎黃子孫的血統克服 200年的小國,爭霸世界﹗ '』

主考官聽了以後臉色大變,我頓時覺得自己是白痴,很想把剛剛講的話都收回來。
他緩慢地坐下來,右手撫摸著自己的下巴,眉頭深鎖著。
『完了﹗他要改變心意了,我的美國護照飛了??』我在苦惱地跺腳。

過了一會兒,他認真地抬起頭來,看著我的眼睛,一字一字清楚地告訴我:
『愛利森,我很榮幸能在工作崗位上有機會接觸世界上最強盛、最有自信、最優秀的中國人,
我很遺憾你們因為美國歷史沒有中國悠久而小看我們,
我無法改變美國歷史,也無法改變別人對美國的態度。
我只希望你將要獲得的美國護照,能在不久的未來﹐
在世界各地為你帶來便利,帶來驕傲。謝謝你的坦誠﹗』
面對眼前這位年僅 27的主考官,不禁為他的寬大胸襟成熟智慮而深感敬佩。
頓時,我身為中國人的驕傲,有一點兒小小的被傷到。

我帶著三個孩子飛回美國,一路上是真的很辛苦,但沒人能體諒。
在飛機上,我腦海裡一直重演著中正國際機場的那幕悲劇。
我一直無法忘懷那群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對我孩子的評論,還有加在他們身上的無情的稱號。
那些人是我的自己人─中國人﹗難道他們都忘了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終於抵達洛杉磯國際機場,我心灰意冷的,
再度把三個孩子用母子帶套起來﹐之後大包小包的,
浩浩蕩蕩地就下機了,入海關是我的大考驗之一吧?
放眼望去人山人海,簡直就像身處士林夜市。
我拉著三個孩子走到美國公民的隊伍,準備耐心的跟『排隊』搏鬥。

怎料到就在我剛站穩腳跟時,排在我前面的這位年輕人轉過來,
上上下下徹底地打量著我的糗狀。
我從他的眼神裡看得出來他在思考著要如何反應,
而我心裡早已經有所準備了,在台灣被自己人譏笑成這樣﹐
在美國應該也免不了一陣冷嘲熱諷吧?
才沒幾秒的時間,這位年輕人就站出隊伍,往來回跺步的警衛走去。
我看到他跟警衛滴滴咕咕地講了一會兒,
他和警衛竟然同時朝著我的方向看來。
沒幾秒鐘的時間,他們倆兒就一塊兒回到隊伍裡。

我心裡開始緊張起來,『我做了什麼事 ?他要逮捕我嗎? 』
警衛一來就對著我說:『女士﹗你自己帶著三個孩子嗎?』
(不會吧?這樣綁著孩子是為了安全起見,不是虐待兒童﹐
你~~你~~走遠一點啦﹗我是無辜的,不要找我麻煩...)
這時,警衛伸出手來輕輕地拉著我的臂膀,
他腰際佩戴的手槍大喇喇地顯示在我和孩子眼前﹗
『女士﹗你帶著三個孩子,要排這麼長的隊,實在很辛苦。
請你們直接走到隊伍最前面,直接入海關﹗』

(啊?我有沒有聽錯?你說什麼?要我插隊哦?
還直接到最前面?跳過幾十個人?我不敢啦﹗)
這時,警衛已經向隊伍裡的美國公民大聲地解釋我的處境。
大家一致轉過身,朝著我的方向看過來。
我心裡實在是忐忑不安﹗頓時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有點不習慣。
警衛這時拉著我三個孩子的母子帶,蹲下來用英文慢慢的解釋給他們聽。
阿嘟一看到帶槍的警察跟他這麼接近,馬上又嚇哭了。
我立刻將他抱起來,讓他哭到抽蓄的頭掛在我的肩上。

警衛拍拍阿嘟的背,溫柔低沉的聲音這樣說著:
『It's Ok,buddy, you're Ok. I will help you,Ok? Don't be scared!』
(沒關係﹐小兄弟﹗我會幫你的﹐你不要怕﹗ )
他雙手幫我拉著兩個大的兒子,我抱著阿嘟跟在他身後。
一路走向隊伍前面時,在隊伍裡的美國人突然不約而同地對著我鼓掌,
友善地對我說 :『You are amazing!Such a superwoman!Good luck!Travel safe!』
(你好讓人敬佩﹗真是神力女超人﹗祝你好運﹗旅途平安﹗)
經過隊伍時,身後傳來的喝采與祝福溫暖了我原本灰暗的心情。
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從伊拉克凱旋歸來的英雄似的。
警衛護送我走到海關面前時,我拿出深藍色的美國護照,放在他的桌面上。

這位年老莊嚴的官員專心地檢查我們的護照,一本一本的前後翻看,
隨即在每一本上都蓋了一個入境章。
之後從他的老花眼鏡後面撩起滿是皺紋的眼皮,專著地望著我的眼睛,
嚴肅的臉上突然泛起一個微笑,略翹的嘴角裡流出這句感動我一生的話
『Mrs.Merrill, welcome to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Welcome home!』
(麥太太!歡迎來到美利堅合眾國﹗歡迎歸國﹗)

聽到這句話,我的淚水早已不聽使喚地爬滿臉頰 ! 這一路上,
從台灣到美國,受到的冷嘲熱諷和無情的批評,
在這位老官員的歡迎之下,竟成了倦鳥歸巢的感動﹗
我們一踏進美國國土,老二語傑就指著在我們前方一面巨大的星條旗,
天真地喊著:『媽媽你看﹗是美國國旗﹗是美國國旗 !』

我望著這面美麗的國旗在美國國土上自由的飄揚,
心中莫名地抽了一下,鼻子一酸,眼淚又掉了下來,
我回到家了﹗一個真的誠心歡迎,關心我的國家 !
台灣是我的根,美國是我的土壤,我的三個孩子是我漂亮的花瓣﹗
這時,移民局主考官講的那席話在腦海裡回響著:
『我只希望,你將要獲得的美國護照,能在不久的未來,在世界各地為你帶來便利、帶來驕傲。』
謝謝你﹗美利堅合眾國﹗ Truly, this is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