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馬屁我臭屁的組織危機


古代笑話書有一則故事,說甲乙兩人要到外地當官,臨別前去拜謝老師。老師大嘆世風日下,阿諛成風,許多人動不動就送高帽子給人家戴。甲說:「是啊!老師說的對,當今還有幾人能像老師一樣不喜歡高帽呢?』老師大喜。出門後,甲告訴乙說:「高帽又送出一頂了。」

這位老師表面上討厭戴高帽, 潛意識裡卻很樂於接受高帽,可見被贊美的滋味太甜美,以致自相矛盾而不自覺。的確,在社會行走,逢迎拍馬的威力無比,幾句違心的好話美言,抵得過雄辯滔滔,勝得過長篇大論,往往聽得對方大樂,引為知己,解除心防。

多數人樂於被拍馬屁,討厭逆耳忠言,即使知道對方逢迎,仍欣然接受,更何況很多人自我陶醉,把馬屁話奉為真理,以為自己真有那麼好。本來喜歡聽什麼話是個人自由,但身為組織領導者太愛此好,小人當道,馬屁成風,領導者從此活在假相中,被蒙蔽而不自覺,對組織發展是極大危機。戰國時期的齊湣王即屬此類。

說到齊湣王,認識的人不多,但提到田單復國,就清楚了。田單為什麼復國?因為齊國被攻占了 70 幾座城,只剩下莒和即墨兩座城池,幾乎就要亡國了。當時齊國的領導人就是齊湣王。

齊湣王的政績糟透了,不得民心,但他陶醉於底下馬屁精的歌功頌德,自以為天下無敵,到處侵略他國,想要一統江湖,終於引來燕、趙、秦、韓、魏五國聯軍的攻擊。

齊湣王倉皇逃到衛國。在衛國,日子過得很愜意,衛國國君讓出自己的皇宮給他住,對他稱臣,他吃得好住得好,肚子胖了三圈。

有一天齊湣王出外散步,想到破碎的家國,悲從中來,問身邊陪他出亡的臣子公玉丹說:「我亡國了,但還不懂是什麼緣故,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以為公玉丹會分析什麼歷史的經驗教訓?不是,他說:「大王您還不明白是什麼原因嗎?是因為大王太賢明了,其他國君都不是什麼好人,見不得大王賢明,因而聯合攻打大王,所以才亡國。」

齊湣王聽了之後,大言不慚地仰天長歎說:「唉!當個賢人就這麼難嗎?」

公玉丹馬屁拍到這邊還嫌不夠,補上一句:「大王容貌豐盈,顏色煥發,毫無亡國的現象。」聽得齊湣王喜上加喜,一掃亡國之痛。

齊湣王在衛國走路有風,態度驕縱,惹怒了衛國人。衛國人攻擊他,齊湣王先後逃到鄒國、魯國,但傲性不改,兩國都不收容,最後逃回齊國莒縣。楚國派淖齒將軍救他,兩人後來發生衝突,淖齒殺了齊湣王,把他的筋抽出來,掛在樑上,折磨到第二天才殺死他,死狀甚慘。

齊湣王的歷史教訓,後人很難記取。金庸迷看到小說裡星宿老怪丁春秋、東方不敗等人對歌功頌德的迷戀,都覺得好笑, 殊不知這正是人性,若不自我警覺,自我惕厲,很容易沈迷而迷失,自滿、自大、自戀、自我設限。

領導人要展現出樂於聽取建言、摒斥逢迎小人的用人風格 。春秋時代,晉國被韓、趙、魏三大家族所控制,其中趙氏的領導人名叫趙鞅,有一天,趙鞅和門下臣子宴飲,酒酣耳熱之際,突然哭了起來。在場臣子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紛紛謝罪。

趙鞅含淚說道:「你們無罪。我只是想到我的亡友周舍。」

周舍是誰?周舍本來也在趙鞅的門下做事,某次,他站在趙鞅房門外,三天三夜都不離開,趙鞅問他:「你有什麼指教嗎?」

周舍回答說:「我想跟在你的身邊,拿著墨筆木板,觀察你的過失,一點一滴把它記錄下來。」

原來周舍想做個直言諫諍的臣子,整天像個跟屁蟲,看看主子有沒有什麼事做錯,把它記下來,一年 365 天不打烊。這不是存心找碴嗎?換做任何領導者都會把他轟出去,但趙鞅這人了不起,他很欣賞周舍,就讓他跟前跟後,同進同出。沒過多久,周舍死了,趙鞅用厚禮安葬他。

三年後,趙鞅在酒宴中因為想起周舍,有感而發。他說:「周舍曾說:『 百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 一百件羊皮還不如狐狸腋下的皮毛。你們大家對我唯唯諾諾,百依百順,比不上周舍諤諤直言。周舍死後,我就沒聽過別人指出我的過錯。 我知道一個國家如果聽不到逆耳忠言,或者左耳進,右耳出,聽了不改,就會被消滅 。我想我們就要滅亡了,所以我才哭泣起來。」

可以想見,透過這分真情告白,趙鞅身邊拍馬屁的人一定減少, 大膽講真話的一定增多。這也是另一種迎合,但迎得好,誰曰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