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在頂樓


1990年的大年夜,我孤零的徘徊在日本福岡街頭。想到自己,頭腦不比別人差,體力向來一級棒,而工作更是比別人賣力,為何10年的努力,卻因為半年前的挫折而前功盡棄。想到每一個同學都比現在的自己強,自己竟在這大年夜,孤零零的在這孤寒的異國街道,茫然徘徊,不禁悲從中來。

再潦倒、再孤單,也得過年!走進一家酒館,點了酒菜,一位六十幾歲的客人,從我生硬的日語,聽出我是台灣人,就主動的移到我的身邊。他懂幾句台語,我懂幾句日語,兩人竟能隨著酒意,聊了起來,內容應該多是「詞不達意」,但沒有「虛情假意」,所以喝的蠻盡興,聊的蠻愉快。

喝酒,台灣人絕不會輸,我斷定他差不多了,送他回家,只期盼他別在到家前不省人事,他忽然清醒的告訴我:「年輕人,我了解您的處境和心情,我酒會喝醉,詩不會唸錯,我今天說的話,您通通可以忘記,但我唸一首詩,您一定不要忘記。」

他唸(大意):「大家一起爬著通到家裡的樓梯,有人已經到家了;有人已經躺在舒服的座椅上,有人已經在享用可口的晚餐;同行的人越來越少,我越來越累,又餓又渴,為什麼我還沒到家?對了,因為我的家在頂樓。我人生理想的歸宿比別人更上一層樓,所以我要忍受比別人更多的寂寞和勞累.....」

他說完,重重的握著我的手說:「台灣人,新年快樂,不要忘了這首詩。」我強忍住感動的淚水說:「謝謝,我永遠不會忘記這首詩。」

這首詩,陪我走過那段坎坷,也分享了我一些遭遇挫折的朋友。

你曾有過因為挫折而沮喪的經驗嗎?對別人的成功,你看到的是結果還是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