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 生 若 茶


茶葉因沸水才能釋放出深蘊的清香,生命也只有遭遇一次次挫折,才能留下人生的幽香 ……

一個屢屢失意的年輕人迢迢來到普濟寺,慕名尋到老僧 釋圓 ,沮喪地對老僧 釋圓 說: " 像我這樣屢屢失意的人,活著也是苟且,有什麼用呢? "

老僧 釋圓 如入定般坐著,靜靜聽著這位年輕人的歎息和絮叨,什麼也不說,只是吩咐小和尚說: " 施主遠途而來,燒一壺溫水送過來。 " 小和尚諾諾著去了。

稍頃,小和尚送來了一壺溫水, 釋圓 老僧抓了一把茶葉放進杯子堙A然後用溫水沏了,放在年輕人面前的茶几上,微微一笑說: " 施主,請用些茶。 "

年輕人俯首看看杯子,只見杯子媟L微地嫋出幾縷水汽,那些茶葉靜靜地浮著。
年輕人不解地詢問 釋圓 說: " 貴寺怎麼用溫水沖茶? "
釋圓 微笑不語,只是示意年輕人說: " 施主請用茶吧。 " 年輕人只好端起杯子,輕輕呷了兩口。 釋圓 說: " 請問施主,這茶可香? "
年輕人又呷了兩口,細細品了又品,搖搖頭說: " 這是什麼茶?一點茶香也沒有呀。 "
釋圓 笑笑說: " 這是閩浙名茶鐵觀音啊,怎麼會沒有茶香? "

年輕人聽說是上乘的鐵觀音,又忙端起杯子吹開浮著的茶葉呷兩口又再三細細品味,還是放下杯子肯定地說: " 真的沒有一絲茶香。 "

老僧 釋圓 微微一笑,吩咐小和尚說: " 再去膳房燒一壺沸水送過來。 " 小和尚又諾諾著去了。

稍頃,便提來一壺壺嘴吱吱吐著濃濃白氣的沸水進來,釋圓 起身,又取一個杯子,撮了把茶葉放進去,稍稍朝杯子堛`了些沸水。

放在年輕人面前的茶几上,年輕人俯首去看杯子堛滲龤A只見那些茶葉在杯子堣W上下下地沉浮,隨著茶葉的沉浮,一絲細微的清香便從杯子媟艇X來。

聞著那清清的茶香,年輕人禁不住欲去端那杯子,釋圓 微微一笑說: " 施主稍候。 " 說著便提起水壺朝杯子堣S注了一縷沸水。

年輕人再俯首看杯子,見那些茶葉上上下下沉沉浮浮得更嘈雜了。
同時,一縷更醇更醉人的茶香嫋嫋地升騰出杯子,在禪房婸暑揭a彌漫著。

釋圓 如是地注了五次水,杯子終於滿了,那綠綠的一杯茶水,沁得滿屋津津生香。

釋圓 笑著問道: " 施主可知道同是鐵觀音,卻為什麼茶味迥異嗎? "
年輕人思忖說: " 一杯用溫水沖沏,一杯用沸水沖沏,用水不同吧。 "

釋圓 笑笑說,用水不同,則茶葉的沉浮就不同。用溫水沏的茶,茶葉就輕輕地浮在水上,沒有沉浮,茶葉怎麼會散逸它的清香呢?而用沸水沖沏的茶,沖沏了一次又一次,茶葉沉了又浮,浮了又沉,沉沉浮浮,茶葉就釋出了它春雨的清幽,夏陽的熾烈,秋風的醇厚,冬霜的清冽。

世間芸芸眾生,又何嘗不是茶呢?那些不經風雨的人,平平靜靜生活,就像溫水沏的淡茶平地懸浮著,彌漫不出他們生命和智慧的清香,而那些櫛風沐雨飽經滄桑的人,坎坷和不幸一次又一次襲擊他們,就像被沸水沏了一次又一次的釅茶,他們在風風雨雨的歲月中沉沉浮浮,於是像沸水一次次沖沏的茶一樣溢出了他們生命的脈脈清香。

是的,浮生若茶。我們何嘗不是一撮生命的清茶?而命運又何嘗不是一壺溫水或熾烈的沸水呢?茶葉因為沸水才釋放了它們本身深蘊的清香。而生命,也只有遭遇一次次的挫折和坎坷,才能留下我們一脈脈人生的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