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這一家

劉墉


在我唸研究所的最後一年,日文課班上突然出現了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太太。當她正襟危坐,擠在一群二、三十歲年輕人之間,跟著教授朗讀的時候,實在很有意思。起初我以為她只是排遺時間的旁聽生,後來看她也緊張兮兮地應付考試,才確定是正式的研究生。她從不缺席,筆記又寫得好,所以溜課的人都找她幫忙,我們稱她為趙太太,直到畢業,才知道她就是趙小蘭的母親----朱木蘭女士。

我今天提到趙小蘭並不想強調她是華裔在美國政府職位最高的人,也不想討論她的白宮學者、花旗銀行或哈佛大學的學歷,而是希望讀者能了解一下趙小蘭的家庭生活。因為我相信,沒有那樣好的家庭教育,很難有趙小蘭今天的成就。最起碼趙小蘭今天立身華府高階層,帶有適度衿持與華裔尊榮的氣質,必然來自她那特殊的家庭教育。

我用「特殊」是絕不為過的,因為在美國的中國家庭能有她家那樣完整而嚴格訓練的的己經太少了,即使在中國,相信也不多。

看過「真善美」那部電影的人,大概會記得茱麗安德魯絲初去當家教的時候,父親一吹哨子,孩子就由大到小,列隊出現的畫面。

這種情景,幾乎也能在趙小蘭的家裡看到。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博士很好客,每有客人來,六個女兒只要在家,一定出來招呼。她們以非常恭敬的態度為客人奉茶,臉上總是帶著真誠的笑容。尤其令人難以相信的是,以前當趙家宴客,幾個女兒不但不上桌,而且守在客人身後,為大家上菜、斟酒!

當我不解地問朱木蘭女士時,她說:「不錯!我們是教她們做Waitress,但那何嘗不是一種訓練?我的先生常對女兒說,人生做事好像開車,不是只能直走的,有時候必須左轉右轉。不要把伺候客人當做辛苦的事,當你們讀書讀累了,招呼招呼客人,不是一種休息嗎?何況在這當中,可以學到許多待人處世的道理!」

也就因此,他們家雖有管家,孩子仍然要自己洗衣服、打掃房間,大人的道理簡單:「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管家是請來幫助父母的,不是幫助孩子。年輕人理當管自己的事,不能太早就受人伺候,否則很難學會獨立!」

不僅料理自己的內務,每天上鬧鐘起床,小時候趕校車上學,回家由姐姐帶頭,自動自發念書,而且她們家的六個女兒,還分擔家堛犖儘ヾC

每天早晨,她們要出去檢查游泳池的設備、撈掉水上的髒東西。到了周末,則要整理占地兩英畝的院子,把雜草和蒲公英拔掉。趙小蘭最小的妹妹,現在十六歲的趙安吉,己經負責處理家堛滷b單、將耶誕卡的郵寄名單輸入電腦,並接聽晚上的電話。尤其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趙小蘭家門前長達一百二十英呎車道的柏油路面,竟然是幾個姐妹,在父親的指揮之下自己鋪成的。趙小蘭曾在「我的事業與人生」文章裡說:「那時我們不見得喜歡,如今想來,大家一起工作、一起交談,很能領會父親良苦的用心了。」

「家園!家園!這個園地是一家人的,每個人都有責任!」朱木蘭女士說。正由於她們對家庭貢獻出自己的心力,所以尤其會愛家,覺得自己是家的一份子,家是屬於自己的。特別是在一家人共同的工作中,更能體會榮辱與共、同心協力,而產生共同意識。

趙錫成博士夫婦的身教也是極成功的,他們家在晚餐後極少開電視,做父母的也以身作則,不在電視前花太多時間,母親跟著孩子一起讀書,父親則處理未完的公務。從事航運工作的趙錫成博士,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深夜,他這種對事業專注的態度,相信對趙小蘭有很大的影響。

當然,不論多麼忙,與子女的溝通還是不能忽略的。每個星期天,他們一定全家去做禮拜,午餐後點心時間,則舉行每週一次的家庭會議,大夥高談闊論,每個孩子說出自己新想法、收穫,提出計畫,並徵詢父母的意見。所以當外人驚訝於趙家姐妹的紀律與服從時,要知道那是經由親子之間充分溝通,所獲得的共識。當她們為家堸筐お氶A不是想到父母命令自己做,而是心埵陬菬洬R感。家是一個「共榮圈」,當每個成員都這麼有向心力時,當然會興旺。

我們確實看到朱木蘭女士,一九六二年帶著趙小蘭和兩個更小的女兒,坐船來美國,從孩子們半句英文不通,必須由父親熬夜逐字教導,艱苦奮鬥到今天,已經有四分別從哈佛、哥倫比亞、維州大學等名校的研究所畢業。連朱木蘭女士,都以兩年全勤的紀錄,修得碩士學位。當然,趙錫成博士更成為美國航運財經界的名人。

但是趙家儘管富裕,孩子郤多半進公立高中,在外面的花費,不論大小,都要拿收據回家報帳。趙小蘭念大學的學費,還向政府貸款,靠著暑假打工還錢。這不表示趙錫成夫婦小器,而是因為要求子女獨立、負責,把錢花在當用的地方。她們孩子說:「我們雖然儉省,但是你們如果要學東西,絕對不省!只是既然要學,就有責任學好!」

所以趙小蘭和她的五個妹妹,不但功課好,而且各有才藝。趙小蘭能打高爾夫球、騎馬、溜冰、更彈得一手好琴。以前家住紐約長島時,還經常出去演奏。

此外,他們每年在暑假和耶誕節,分別安排一次全家遠遊,從選擇地點、訂旅館房間,乃至吃飯的餐館,完全由孩子負責。所以,這旅行一方面是全家同樂,一方面成為孩子們組織、分工的訓練。

由以上所舉的這些例子,我們可以知道,趙小蘭姐妹的成功,與她們所受的家庭教育有密切關係。無怪布希總統在白宮接見趙錫成博士一家時,都特別強調這一點,還對太太芭芭拉說,應該向朱木蘭女士學學怎麼管孩子!

怎麼管?答案應該是----將中國傳統的孝悌忠信與西方社會的組織管理方法結合,既培養個人的獨立性,更要求每個人對家庭的參與,透過溝通後產生的共同意識,達成期望的目標。

父親節快到了!據我所知,在今年六月十七日美國父親節時,趙小蘭特別暫時放下交通部副部長的繁忙工作,由華府趕回紐約的家中,為趙錫成博士過節。請問,在國內有幾個身在外地,位居要津的子女,能在父親節時趕回家,並誠摯地送上一份禮物與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