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之愛

作者: 劉墉


男女之愛,很妙!

無論你怎麼說「愛是無條件的」,年輕時的「愛 」還總是跟「性」有關。
否則,你們為什麼由拉拉手到樓樓腰,到擁吻 、撫愛,然後上了床?

因為這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也就是因為這本能,
使男女可以相悅,使君子可以好逑,使種族能夠繁衍。
如果人人都談柏拉圖式的愛情,都只要心靈,沒有肉體,這世上還有人類的存在嗎?
所以,年輕人的愛往往是帶有「性趨迫」的。

他們目光交流、含情脈脈,他們傾心交談、徹夜不眠。
他們終於像是乾材烈火,突破最後的防線,他們翻騰、瘋狂,達到高潮。
然後呢?然後,他們睡著了,睡的很熟。

請問,他們怎麼不繼續一直聊、一直聊、互訴衷情、聊到天亮。

性愛、性愛、男女最先的相處需要「性」,後來的相處需要「愛」。
所以有人說一對男女在做愛之後,還能彼此愛憐、百般溫存的才是真愛。

我們可以引申─只有當一對夫妻,有一天成了「無性夫妻」,
還能彼此扶持,相顧深情的才是真愛。

恕我講一句很俗的話,據說應招女郎往往在「辦事」之前,先收錢。
那男人就在眼前,跑不掉,她又何必先收錢呢?
應招女郎的道理很簡單─
「男人的下面硬的時候心就軟,下面軟的時候心就硬。
當他「辦完了事」,會立刻變的小器,會馬上後悔花那麼多的「代價」,
甚至立刻覺得眼前的女人不夠美。辦事之前,則恰恰相反。」

夫妻之間,雖然不這麼現實,但是你如果,但是如果你細細想想,不也差不多嗎?
她溫柔的像隻小貓,偎在你身邊。他體貼的像隻小狗,在你旁邊打轉,
她露出最嬌媚的笑,把菜端上桌,他以最勤快的動作,把碗盤拿去洗。
他們把燈調暗,把音響打開。
他們…在戀愛時期,也可以說在新鮮時期,
兩個人精力都特別好,吃完飯可以去跳舞。
跳完舞可以去PUB,PUB回來還有用不完的精力。

原本切的細細的水果,現在成了「喂!」唰!一個蘋果迎面飛來。
原本蹲在浴缸旁邊幫你搓背,現代已經逕自去睡,並傳來酣聲。
原本的「三菜一湯」,現在是微波爐裡端出來的「三盒一杯」,
還撂下一句話:「人家都丈夫有應酬,只有你天天回家吃飯,把我都累死了!」

原來的飯後依偎,音樂欣賞,成了督促孩子作功課,以及打罵哭鬧。
原本的柔聲細語,變成了河東獅吼。
那男人也一樣。原本靠在太太背後,對著耳朵吹氣,
現在鞋子一摔,倒上沙發就看報。

原本說東說西,向太太報告外面的一切,
現在眼睛越過老婆肩頭,盯著電視一動也不動。
原本幫著擺碗筷、收桌子,
現在兩杯酒下肚,歪在椅子上已經睡著,且發出殺豬的音響。
原本來放屁時,一定躲到浴室,或說對不起,
現在大剌剌地,還好像以「豪放」為得意。

原本假日拉著太太看電影、爬山,
現在假日不是睡大頭覺,就是背著球袋消失不見。
碰到這狀況,無論那男人或女人都會說
「老夫老妻了嘛!幹什麼還裝?上班管孩子,累死了,誰還有什麼情緒?」

可不是嗎?他們是倦了,因為工作慘了,因為體力不如從前而倦了,
也因為眼前那個人,已經看了太多年而倦了,他們的「性」少了,「愛」也少了。

你不能沒有的諒解政界常說一句話--
「上台靠機會,下台靠智慧。」

男女之間也可以說─「戀愛靠機會,婚姻靠智慧。」
茫茫人海,偏偏遇上他,當然是「機會」,
但是此後幾十年,就靠彼此的智慧了。

只有哪些能夠把「熱情如火」的戀愛,化為「手砥足」的恩愛,
再化為「相濡以沫」的憐愛的人,才要有愛的大智慧。

問題是,你必須知道-你有,她不一定有;他有,你不一定有。
有些人就是沒有的智慧,也可以說他們沒有愛的能力。

 感情!感情!他有「感」,卻沒有「情」。
 抱負!抱負!他能「抱」,卻不能「負」。

性沒了,他就不愛了;「更年期」到了,她就粗俗了;
年輕女人出現,他就絕情了。

除此之外,你必須知道,人的「前半生」可能用「下半身」思考;
人的「後半生」可能是用「上半身」思考。

上半身的思考,是用心、用腦,那是理智的,也是頓悟的,

所以當他「想通了」往往就一下子改變,再也難以挽回。

你知道大思想家羅素是怎麼跟他老婆愛麗絲分開的嗎?
他是有一天騎腳踏車,在鄉間的小路上,突然發覺再也不愛她。
然後某一日,讀書讀到一半,站起身,出門,再也沒有回頭。

你知道大文豪扥爾斯泰是怎麼死的嗎?
他是在風雪天逃家,死在火車站的。

他們的老婆都曾經是他們的愛妻,他們為什麼那麼絕呢?
誰不知道愛麗絲漂亮?誰不知道扥爾斯泰的夫人賢慧?
但是漂亮的不永遠漂亮,賢慧的不永遠賢慧,
你要想想他們會不會像前面故事裡的老徐,
當他們的另一半變了質,不再優雅、不再體貼,
到有一天,他們忍無可忍,想開了,
便突然下決定-離開,甚至即使會凍死,他們也要離開。

女人也一樣,多少女人在丈夫「變質」之後,
為了孩子忍,忍了十幾二十年,孩子上大學入社會,女人就突然離開了。
她們的道理簡單─「我覺得我的前半生白過了,我少女的夢想一點都沒有實現,
我的犧牲夠大了,剩下一點歲月,讓我作回我自己吧!」

你看過羅伯J.華勒寫的(麥迪遜之橋)嗎?
笑死人了!那個女主角跟丈夫在小鎮過了平靜的一生,
居然真正讓她永難忘懷的,是丈夫不在時,偶然闖入她生活的一個男人。
幾天的激情,怎能換來她一生的懷念?
很簡單,因為她一生太平靜,因為她的生活太枯燥,也可能因為她的老公太無趣。
如果「哪一天」,她選擇跟「哪一個男人」,走了,你會驚訝嗎?

看到這裡,你有沒有想想你自己的生活?
你還有沒有「當年」的情趣?
抑或是你已經粗俗地十足是個「莽漢」、「潑婦」、「糟老頭」、「歐巴桑」?

記住!婚姻是要經營的?
妳再忙,也應該保持自己的儀容,
妳即使是家庭主婦,依然要追得上外面的潮流。
你即使在家上班,也得天天刮鬍子、常常理髮,不能只穿睡衣晃來晃去。

最起碼,你們一定要找機會,把自己打扮得十分體面,
梳了頭、化了妝、噴上香水,再穿上西裝、晚禮服,出去應酬一下。
真正的目的不是應酬,是讓你的另一半「驚訝」的發現,
原來在燈光下、燭光下,妳化起妝,他穿起禮服,還是那麼的嫵媚、瀟灑。
你們雖然應該節省,但餐具還是該成套,而且要常替換。
因為那是情趣、是變化,而且同樣的食物裝在不同的餐具裡,能有完全不同的感覺。
你想想,今晚妳捨棄以前的塑膠杯或喝水用的玻璃杯,
為他端出放在瓷碟裡的一杯咖啡時,他的感覺有多麼不同。

人都追求感覺、追求新鮮、追求變化、追求品質。
婚姻也一樣,當你不再能用「性」去愛、用思想去愛。
人可以老化,但不能腐化;婚姻可以老化,也不能腐化。

當你的婚姻有一天亮起紅燈,
妳永遠要想想,是他變了質,還是你變了質?
亦或你們兩個都沒有愛的能力,你們只懂「性」,不懂「愛」。
如果你們已經四五十歲,你們要想想,你們辛苦了半生,
存那麼多錢,到今天,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你們的辛苦,除了為子女,還為什麼?

如果你是女人,你要想想;
他前十年要你幫他創業,中間十年要你幫他攢錢,
再過十年,他還要幫他存,存到他死嗎?
還是希望你為他安排「怎麼花錢」?
否則,當有一天,他到老周家,發現自己辛苦大半生,
連菜場裡有的水果都吃不到的時候,他會怎麼想?

同樣的,如果你是男人,你要想想;
一個女人,跟了你,腆了肚子、彎了腰,駝了背、碎了夢,
她的一生快要過完了,她還有什麼?
孩子笑著出嫁的時候,她哭;
你笑著招待朋友的時候,她累;
你老了,先走一步的時候她送終。
剩下沒多少日子了,你該不該做點什麼?
你成天在外忙,值不值?

還是一句老話,你們有沒有愛的能力與智慧?
如果你不希望另一半有一天因為「想通了」而離開你,
你就要想想「你是不是該做一點點改變」?

畢竟夫妻要做的長久.是很大的一門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