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堂課

◎丘榮襄/文 摘錄自《高牆裡的春天》

我在監獄講課,常有機會與受刑人做直接的互動和溝通。

有一天,監獄臨時通知我,有一批受刑人因為即將出獄,希望隔天早上,我能夠對這一批受刑人講最後一堂課,提一些叮嚀與期待。

站上講台,喝過受刑人送上來的茶水,突然發現教室外一陣騷動,兩個全副武裝的戒護人員陪一個四十多歲的受刑人走過來,那是重刑犯,腳鐐、手銬齊全,受刑人手上還捧著沉重的鉛丸。在監獄裡,這是防止受刑人脫逃的最嚴密的措施了。

重刑犯倒沉得住氣,立正,向我深深一鞠躬,然後拖著腳鐐慢慢走向教室後面,在一張空出來的長凳上坐下來。

戒護人員分立兩旁,表情嚴肅。

這場面有一點嚇人。我在監獄講課兩年多了,從來沒有碰過這種情形。

顯然,這重刑犯特別得到批准,也要聽我的講課。

大概是重刑犯滿臉風霜彷彿對生命有所領悟的表情影響到我吧,我捨棄事先準備好的內容,在黑板上寫出臨時想到的講題:「順從命運,打拚奮鬥」。

我以自己的故事,鼓勵所有受刑人在命運的安排下,努力奮鬥、追求美好的理想。剛大學畢業的時候,我到國中教書,因為不是正科師範院校出身,所以學校認為我不是好老師,便安排我教兩班「牛頭班」。

學生是老師、家長戲稱的「牛郎」和「織女」,是大家都嫌麻煩的牛頭男生和畢業後要去紡織廠做工的女生。

我了解這些學生因為不喜歡念書而被一般老師歧視的氣憤,便以朋友的身分接近他們、安撫他們,鼓勵他們潔身自愛,將來在社會上有尊嚴的就業、生活。

校長看我把兩班學生帶得平平安安,減少許多喧嘩、鬧事,欣慰之餘,推薦我到師範大學念心理輔導研究所,因此,我改行當熱門的心理輔導老師,五十歲退休後,還有機會到監獄當輔導義工,勸人謹慎小心地過生活,要出錢出力積極行善回饋社會。

五十分鐘很快就過了,下課鐘聲響起,重刑犯站起來,向我鞠躬致謝之後才離開。

幾天以後,我收到一封署名「學生」的來信,內容大致如下:

看完信,我長長嘆一口氣。

抬頭遠望,不知道應該怎麼想才好。

稍後,我決定,以後在監獄講人生課題,每一節課都要用心準備內容,懇切、完整的把種種期待和叮嚀表達出來,因為有受刑人會長久記住我講過的話,調整他們的生活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