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淫修福保命 故事二則


棄妻寵妾 命相俱遷

裴章,河東人。其父為荊州節度使(註)時,曾隨父親走訪寺廟。寺僧曇照曾對裴章說:「你相貌不凡,將來之仕途必然顯達,官位元與名望都會超過你父親。」

裴章成年後,娶妻李氏;由於裴家門庭顯赫,交遊廣闊,不久又納嬌豔多姿之美妾;妾為了得到專寵,深懂妖嬈狐媚之術,從此原配妻子李氏難得見到裴章。

裴章後來赴太原任職,也帶著寵妾同去,妻子則留在洛陽家中徒歎命薄。從此裴章對髮妻更是不聞不問,李氏感歎自己與夫君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更遑論爭寵了!心中充滿哀怨,鬱悶不解,不久,即含恨而終。

十年後,裴章於偶然中又遇見曇照法師,僧驚訝的問裴章:「當年我見你器宇軒昂,是大富大貴之人,今日見你則迥然大異,這幾年你是不是曾做過損人利己、違背天理良心之事?」裴章說:「我一向心好,沒犯什麼大過失啊!」

僧云:「但你面相已與從前判若二人,明白說:不久之後,你將有禍事臨頭。」

於是,裴章詳述這十年的情形。曇照法師聽後歎息道:「你與夫人既有夙緣才結為夫婦,理當互諒,彼此包容。你飽讀聖賢詩書,當知淫能破義,美色嬌嬈反而誤人。你棄妻寵妾又對妻絕情寡義,已損你『德』;寵愛偏房聽任讒言與媚術,又損你端正之『格』;夫人鬱悶不樂而亡,怨氣沖天,不僅折損你的福壽,且有大難臨頭!你實在不應該犯『淫』賤『正』!」

十天後,裴章被其屬下剖腹於浴釜之中,五臟均流出,死狀極慘!

裴章現世的孽緣,可說是果報自受,而淒慘下場足為殷鑒!

上天有好生之德,天也不願人若此!但是,吉凶禍福之柄,雖天司之,也不過是因物付物,毫無私意在內。一旦怨者之瞋心已極,切齒拊膺,怒目環伺,必然俟機伏而狙之,而後稱快!這就是怨怨相報,互為因果!

註:節度使,官名。唐時,分州天下縣置為諸道,駐守各道之武將稱都督,都督帶使持節者稱節度使,掌軍糧,撙節用度,為統領一方軍隊之官員。


賈御史•拒妾養德

明朝賈御史,幼年時由家長作主與魏處士之女訂婚,長大後,魏小姐因為眼疾而雙目失明,魏府主人覺得女兒失明配不上賈御史,便將約聘的信物及禮金送還賈府,自願退婚。賈府知道退婚的真正緣由之後,非但不接受,反而將魏小姐提早迎娶回來。

婚後,夫人數度請御史娶妾,以代替她侍夫之責,御史每次都回應說:「不可!你雙目雖盲,非你之過;若我再娶偏房或納妾,第一,對你不公平。第二,日久天長我恐怕姨妾因爭寵而生妒,或受寵而驕,對你不利,也會使家庭失和。第三,我上承父母,下撫妻子,是心懷抱負的青年,也是寄國家社會安危於己身的知識份子,豈可縱情於私欲!何況人的精力有限,寡欲正可以涵養我的德性、滋養我的身心。『納妾』之舉是敗壞人倫之根源!夫人,你可別算計我啊!」

夫妻二人相敬如賓,御史當時雖年輕,但心存大志,不溺男女之樂,方存千秋之筆。夫人後生子賈衡,二十歲就榮登科甲,官至刑部主事。賈家子孫後世俱功名顯達,世代書香。

賈御史之行止,賢德若此,較之裴章棄妻寵妾的謬行,實有天淵之別。而夫人魏氏克配其賢,更足為後人景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