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2) 第五十卷 A 面

常法師


p.130

【由事故重者,】

由所對的對象,殺的話,就是說殺的那個對象,

【謂若殺害大身傍生,人或人相、父母兄弟、尊長委信、有學菩薩、羅漢獨覺,及知如來不能殺害,而以惡心出其身血。違此五因,為輕殺生。】

這個由所殺對象,一個比一個重,有情眾生當中,譬如說,畜生,那有小有大,大的,就比較大,所以現在這地方,就是說,反正是殺牛、羊,這個罪就是重的,然後更大的人,或者有具人的樣子,人當中的親人,像兄弟、父母,還有尊長、委信,委信就是堪信之處,值得我們堪信的,佛法,信佛的,當然通常來說,自己的師長、出家人,還有菩薩等等,這是,有學菩薩、羅漢、獨覺,一個比一個,那最後那個是最嚴重。如來是我們沒有辦法殺害的,但是惡心出他身上的血,這個就非常嚴重。上面說的這五樣東西,跟五樣相反的,那就是輕的。

【餘九除事,】

上面的,也就是說,這個輕重,顯示輕重的時候,已殺生來比喻,現在除了殺生,下面的幾樣東西,盜啊,淫啊,也是一樣。現在事上面說過了,下面其他的幾樣東西,

【如其殺生,輕重應知。】

事當中的殺,已經說過了,現在講那個,文我們先唸一下。下面這個比較難的地方,我解釋,如果不太難的,我就不細解說了。

【由其事故重不與取者,謂若劫盜眾多、上妙及委信者,】

委信者就是我們所堪信仰的這些,好的。然後,

【劫盜孤貧,】

他本來已經很苦很少,你去搶他,

【出家之眾及此法眾。若入聚落而行劫盜,】

為什麼是聚落呢?鄉下比較零散,所以這個盜的心不強,到聚落去,那就厲害,

【若劫有學、】

有學就是,這個聲聞乘分四個次第,第一個,初果的聖者,叫預留預流,然後叫一來、不還、叫羅漢。羅漢叫無學,他沒有再什麼東西可以學,究竟了,前面的三果叫有學,所以沒有完全證得羅漢的前面的聖人,這樣。

【羅漢、獨覺、僧伽、佛塔,所有財物。】

這個是不予取。

【由其事故重邪行者,謂行不應行中,若母母親,委信他妻,或比丘尼,】

這個委信就是真正的可信之處,別人的妻子,

【或正學女,或勤策女;】

正學女就是式叉摩那尼。

【非支行中謂於面門;非時行中謂受齋戒,或胎圓滿,或有重病;非處行中謂塔近邊,若僧伽藍。】

這個邪淫。

【由其事故重妄語者,謂為誑惑多取他財而說妄語,】

這個我們說,說妄語是為了騙他的很多財,

【若於父母乃至於佛,若於善賢,若於知友而說妄語,若能起重殺生等三而說妄語,為破僧故而說妄語,於一切中,此為最重。】

這個要講一下。破僧,破和合僧而說的妄語,這個是一切當中最可怕的,因為僧是寶;凡夫僧,那個聖者的僧,你也破不了。凡夫僧,真實佛法就是靠他傳持,他也專門修行,如果你破了以後,那所有的三寶,等於是都破掉了。所以這個破和合僧,妄語是所有當中最可怕的,這一點要特別注意。

【由其事故重離間語者,謂破壞他長時親愛,及善知識父母男女,若能破僧,若能引發身三重業,所有離間語。】

這些離間語,都是最重的。

【由其事故重粗惡語者,謂於父母等及餘尊長,說粗惡語,若以非真非實妄語說粗惡語,現前毀罵,訶責於他。】

這是粗惡語。

【由其事故重綺語者,妄語等三,所有綺語,輕重如前。若諸依於鬥訟諍競所有綺語,若以染心,於外典籍,而讀誦等。若於父母親屬尊重,調弄輕笑,現作語言,不近道理。】

這個後面說,就我們現在做不合理的,總之不合理的,那麼不合理的所對的這些,尊長等。

【由其事故重貪欲者,謂若貪欲僧伽、佛塔所有財寶,】

這個容易了解。

【及於己德起增上慢,】

那個貪也是這樣,我自己有一點小小的,然後自己覺得起增上慢,這個平常我們非常容易,非常容易現起,這一點要特別注意。

【乃於王等及諸聰叡同梵行所起增上欲,貪求利敬。】

比如說我們現在說,「王等」,什麼叫呢?就是我們出去的時候看見這有錢有勢,自己內心當中就,或者是由於這個貪心,或者就是前面的增上慢,由於這樣的心理,我們很容易會引發,那個是重的貪欲。

p.131

【由其事故重瞋恚者,謂於父母親屬尊長,】

這是尊重方面,

【無過貧苦諸可哀愍,】

這種人是雖然差,可是被憐憫的,

【諸誠心悔所作過者,起損害心。】

或者他曾經傷害過你,可是他內心真的悔過的,因為如果你起瞋心的話,傷害了他的悔過,他是向善,他今天真的肯悔過,他是個向善,你今天對他的瞋心,阻止他的這一種,還有呢,他的心裡已經向善了,所以你所對的對象,這個我們起瞋,那個瞋是重的。

【由其事故重邪見者,謂能轉趣謗一切事,較餘邪見此為最重。】

這種邪見,由於這樣而能夠誹謗一切事,就是前面那個,產生斷滅,由於這樣的邪見,緊跟著來產生,否定掉一切的真實事項的這種,那個是最是可怕的。

【又謂世間無阿羅漢,正至正行,此見亦爾。】

乃至於說世間根本沒有聖者,「正至正行」,這個也就是說,行是在正在做,至已經到,一個因一個果。反正是沒有這個的,這種邪見是最增上。而這一點,特別是當佛法裡面說,所以換句話說,現在很多否定佛法,就是犯這種。

【與上相違是輕應知。】

這個是講十業輕重,除了這個以外,《本地分》又說。

【◎《本地分》中說有六相,成極尤重。】

哪六樣呢?

【加行故者,謂由猛利三毒,或由猛利無彼三毒,發起諸業。】

前面講的五種,專門指十黑業,現在這個引《本地分》的話,它並沒有專門講黑業什麼,講業。善業這樣的也講,惡業也講。那麼由猛利三毒引起的,就是惡業。下面又猛利無彼三毒,沒有這個三毒,所以我們三個善根,叫無貪、無瞋、無癡,所以有三個善根,很猛利的,那麼這個業,所以前面這個惡的,後面是善的。第二,

【串習故者,謂於長夜親近修習,若多修習善惡二業。】

也是如此,那恆常相續的。三,

【自性故者,謂屬身語七支,前前重於後後;屬意三支,後後重於前前。】

自性,就是這個本身,它有輕重不同的。那麼,比如殺生,殺盜淫,乃至於語四支,它的本身殺最重,盜其次,淫第三,那因為為什麼這個重呢?因為這個會損害他,這我們要了解的。你偷掉他,他人命還在,把他命害掉了,那這個最嚴重。所以就損惱別人來說,前面重。那後面這個三樣東西,貪、瞋、癡,那就是這個對自己斷善根而來的。所以愈向後愈重,這個我們要分得清楚。下面,

【事故者,謂於佛法僧諸尊重所,為損為益。】

那也是一樣。三寶所尊重的,如果損害的話,那是非常可怕的惡業。如果為益的話,利益的話,那就是很大的善業。第五,

【所治一類故者,謂乃至壽存,一向受行諸不善業,未曾一次受行善法。】

那個是專門做壞事,所對治的,以善法去對治惡法,現在呢,這個惡法是所對治的,但是你在壽存,就是你生前做的都是不善業。沒有受一次善法。這個通通偏重於重的惡業。下面一個,

【所治損害故者,謂永斷除諸不善品,令諸善業離欲清淨。】

這個是專門善的,善的一方面,說因為對治了以後,然後把損害,現在平常的時候,損害是損害,害別人。現在結果對治,對治的煩惱,煩惱被損害掉了,所以這個是善法。能夠永遠斷除了種種不善,然後使得這個善業,乃至於離欲。平常我們在世間,欲界的話,雜染離欲的話,那個真正清淨的。下面,

【《親友書》中亦云:「無間、貪著、無對治,從德、尊重所起業,是五重大善不善,其中應勤修善行。」】

那就是上面這個,無間就是猛利的,恆常的,貪著等等,我們沒有對治,這個文字一一去對,那我們就看得很清楚。

【其三寶等為具德事,其父母等為有恩事,開二成五。】

就是把那個,具德是指三寶而言,父母,有恩,這裡把它這開合的不同。那是本地分上面,再下面這個是,上面是講業的輕重。再有一個特別的,

【◎第二兼略開示具力業門分四。】

那個說一下,前面這一些,就是指它或者有猛利的三毒、或者串習,現在更這個沒關係,他自己本身,這個幾樣東西本身具有很大的力量。分四部分。那我們現在看,

【由福田門故力大者。】

因為這是福田,所以這上頭,自然有很強大的力量。哪些是福田呢?

【謂於三寶、尊重、似尊、父母等所,】

這幾樣,

【於此雖無猛利意樂略作損益,能得大福及大罪故。】

就是這是福田門,他本身具有極大的力量。前面說的三寶,那麼是個尊重的話,就是自己的尊長,似尊重,那譬如說我們自己的老師,那就是尊重,還有呢,除了,其他的,比如世間出世間的,比如在我們僧團對當中,假定說是一個很大的僧團,然後這個是自己的師父,叫尊長,其他的師父同輩的,或者是他也在這,很有學問,很有修持,雖自己並沒有這個師徒關係,可是這個就是似尊重。世間的,那就是老師啊這些,對於這個雖然沒有很強盛猛利的意樂,你稍微有一點壞事,那就非常大的罪;反過來,有一點利益、供養、恭敬,那就有很大的福報。

【此復猶如《念住經》云:「從佛法僧,雖取少許亦成重大。若不與取佛法僧物,仍以彼等同類奉還。盜佛法者,即得清淨,盜僧伽者,乃至未受不得清淨,福田重故。若盜食物,當墮有情大那落迦,若非食物,則當生於諸獄間隙,無間近邊極黑暗處。」】

這個《念住經》告訴我們,三寶的東西,哪怕一點點,這個就非常嚴重。現在分別來說,假定取佛法僧的東西,那我們現在取了,哦,覺得不對,馬上。或者無心的,或者曉得了馬上以同樣的東西奉還,這個還有差別。佛、法,你取了,以同樣東西還了,那這個就清淨了;僧伽不是!你取了以後,你去還他,要他要說好好,可以,我受了,那是算,如果他不受,那對不起,你還是沒有清淨,因為這是非常重的福田。同樣的,盜東西,如果偷的是食物的話,那一定要墮到有情大那落迦,那就是八大地獄最可怕的;不是食物的話,就是我們那個獨孤地獄,上面說的,不是獨孤地獄,五個大地獄的外面,近邊,極黑暗處。

p.132

【《日藏經》中特說犯戒,受用僧物少許,或葉或華或果,當生有情大那落迦,設經長夜而得脫離,復當生於曠野尸林,無手乏足諸旁生類,及無手足盲餓鬼中,經歷多年恆受苦等極大過患。】

這一點非常重要,非常重要非常重要。《日藏經》當中,如果我們出家,不好好地守戒,犯戒,那個時候受用僧物,哪怕一點點,下面說的,那個都要墮到大有情地獄,而且很長、很長。等到這個罪障出來了以後,下面又是什麼呢?「曠野尸林」,旁生類,這非常可憐,或者餓鬼當中,這一點特別地要注意。上次講的僧護因緣當中,他看見的很多都是出家人,不知道犯了戒以後產生的。

【又說已施僧眾苾芻,雖諸華等,自不應用,不應轉與諸居家者,諸居家者,不應受用,罪亦極重。】

還有,凡是人家來布施苾丘僧眾的,這樣,自己如果不用的話,不可以轉給在家居士,然後在家居士也不能受用,這個罪很重,這一點我們要小心一點。我們常常出了家以後,人是出家了,好像還家人一樣,有什麼事情去找父母,要東西也向父母要,自己有東西也給父母,這個東西非常嚴重的,這裡大家特別地注意,父母尚且如此,何況其他人!所以我們平常說,出家無家,要懂得,我們應以三界為家。

還有一個,真正我們了解了以後,就上士來說,我們所有一切眾生無非是我們的過去的父母,哪怕是螞蟻,我們應該以這樣的報恩的心。那麼後面要說,我們講到報恩,好像要好多東西給他,不是。我們要修行,那才可以。不是拿我們世間的情緒來,世間的東西已經夠多了。只有一種狀態,可以的,這個允許的,就是說,父母欠缺、需要這些東西,而我能夠如法地獲得,這個情況可以,也應該做。清楚不清楚?什麼叫如法呢?比如說,我們不是有供僧的東西,那分下來,分給我的那一份,我自己可以左右,不是拿大眾的。拿大眾的,千萬不可用。這是第一個條件。單單這個夠不夠?不夠。假定父母很有錢,你不要。父母今天的確需要這些東西,那那個時候我們以這樣的心去,因為需要維持他的生活。我們真正能救他的,就是如法行,然後修行成就了,功德迴向給父母,這個才是我們真正應該做的,後面有很明確的說明,這裡不細談。

【即前經云:】

那就是這個《日藏經》,

【「寧以諸利劍,割斷自支體,已施僧伽物,不與在家者。】

第一個,寧願拿劍割斷自己的身體,這個可以,而施了僧伽的,千千萬萬不給在家人;

【寧食熱鐵丸,火燄極熾猛,不應於僧中,受用僧伽業。】

在家人,寧願吃熱鐵丸,乃至於火燄燒身,不要在僧伽當中,受用他們僧伽的東西。

【寧取食猛火,量等須迷盧,不以居家身,受用僧財物。】

這都是說明這個。這個猛火,須迷盧。什麼須迷盧?像須迷山,最大的大山來燒,在家人千萬不要用出家人東西。

【寧破一切體,貫諸大丳上,不以居家身,受用僧財物。寧入諸舍宅,火炭遍充滿,不以居家身,夜宿僧房舍。」】

這個都是這個道理,不過有一個要說明,我們看見了這個,喔,這個在家居士就絕對不敢動,有一個例外,淨人可以,什麼叫淨人呢?他是個在家人,他今天跑得來是為三寶的事情,清楚吧?這樣,否則的話,三寶的事情的確需要,有很多事情,我們出家人不應該做,也不能做。那個時候需要在家居士,淨信的人來幫忙,這樣,你不能說他跑得來幫忙的,餓了肚子,到晚上回去,古代等等,到現在都是一樣,這叫淨人。那麼有的時候為了把它寬寬限一點,比如今天來了,我們大家非常好樂,到寺院裡面去,很多來,的確他內心上值得鼓舞的,那我們來了以後,就掃個地,哪怕做一點很小的小事情,這個是個開緣。總是他內心當中存著很善淨的這種事情,或者他有心跑得來,結果人很多,來了以後,他的確有心,這樣,所以他那意樂本身並沒有來侵犯他的,那個時候哪,搬一張凳,多多少少隨便做一點,那個就是淨人之力,所以這個正確的認識對我們非常重要,我們好好地學。

在以前,我們以前那時候,這是有很多錯誤的概念,我曾經聽見過,我自己也糊里糊塗。人家說:「啊,廟裡東西嘛,本來就是大家吃的,這樣。因為人家說,十方信施,十方來十方去,本來人家送得來的嘛,我送給他,為什麼我不能吃?」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非常可怕。他送得來是為供養三寶,你是不是三寶?這是一個問題,反過來說,我們不要覺得說,我是僧寶哦,想到這地方,我是不是如法地持戒,這個對我們很重要。並不是我今天穿了這件衣服就算三寶,單單穿了這件衣服,不知慚愧,那是最糟糕最糟糕的。所以我們從兩方面了解這件事情。下面,

【又僧伽中,若諸菩薩補特伽羅,是極大力善不善田。】

出家人當中,如果他還有個菩薩,他是一個發心的菩薩,或者受了菩薩戒,那力量更大,所有的最大的就是這個,你造善,就是善田,造不善,惡田。

【《能入發生信力契印經》說:「設如有一由忿恚故,禁閉十方一切有情於黑暗獄。若有忿恚背菩薩住,云不瞻視此暴惡者,較前生罪極無數量。】

假定是有一個人,由於發了瞋心,然後把十方世界所有的這些人,都把他關在黑暗的牢獄裡邊,這個罪非常可怕吧?非常可怕。但是比較餘下面這種呢,下面是怎麼樣?說有一個菩薩,現在這個菩薩,因為你對這個菩薩發了瞋心了,背著他,說我不看他,這傢伙真討厭!這我們普通來說,很平常的一件事情,可是假定對方是個菩薩的話,那這個非常嚴重!你這個罪,比起前者,要重太多、太多。現在下面一個問題來了,我是個凡夫,他是菩薩,我知道不知道?我們最可怕,最愚癡的,就是這樣。這是為什麼我們要好好地學。有的時候我們說,不知不罪。現在我請問,比如說,一張鈔票,很值錢的,或者是一個金塊,或非常值錢的金剛石。可能值上幾百萬,幾千萬。你不知道,把它丟掉了,燒掉了。你能不能說,喲,不知道,沒有燒掉。有沒有這樣的事情?這個我們要懂得。你可以說,世間的這種,你不犯罪,可是對不起,你燒掉了!世間也是說,民法跟刑法。刑法你沒有,但是民法,你弄壞了,你得賠。這麼嚴重的,我們怎麼賠得起?這是我舉的比喻,來告訴我們。所以想到了這一點,我們正因為我們無知,要趕快,很認真努力。學習,在學習過程當中,我們最犯的一個嚴重,增上慢,還有寬宥自己。我們現在下面繼續看下去,

【又較劫奪南贍部洲,一切有情一切財物,若有輕毀隨一菩薩,亦如前說。又較焚毀殑伽沙數諸佛塔廟,若於勝解大乘菩薩,起損害心,發生瞋恚,說諸惡稱,亦如前說。」】

那個殑伽沙,就是恆河,印度那個琲e,那個沙很細又白,那個沙無量無邊。那個佛的塔,那是非常非常大的大福田,我們前面說過了。你去小小供養一東西,生無量的福,現在我造一個整個的塔,那福多大!現在把它毀掉,這何等可怕!而且不是燒掉一個,是像恆河沙數這麼多,這是你無法想像的,大的罪惡。就是現在有一個呢,勝解大乘的菩薩,所謂勝解大乘,還並不是登地哦,登地是更可怕。他已經發了菩提心了,發了世俗菩提心,這是這樣,或者發了世俗菩提心,隨分隨力,多多少少修定慧,這樣,那你心當中去瞋恚他,這個非常嚴重,非常嚴重。

【完】


前一頁(49b) [50a] 下一頁(50b)